檢視單個文章
舊 2009-06-24, 22:47   #3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十五日

一大早全體隊員就換上登山裝,準備接受合作訓練。這項訓練是為了增進繩友間的聯繫,通常要訓練二至三天。

在領隊吉內的想法中,我們這個國際遠征隊來自好幾個國家,語言不同,登山術語習性技術各異。結隊,攀登的聯繫一定會有很多因難。結果,練習時大家合作得很好,就像是多年的繩友一樣。

練了廿幾分鐘,吉內就要隊長羅斯改變科目作猶瑪 (Jumar) 攀登練習。等他看過每個人做過兩種不同攀登動作後突然大聲宣佈:好了!好了!我們還在這裡浪費時間幹嘛! 回去準備一下,下午上飛機。

這表示他對隊員問的合作及個人技巧的認定。原訂兩天的合作訓練,一個上午就結束了。

午飯後領隊作行前講解,除了說明隊長和隊員的職責外,還談到各種可能發生的情況及應變方法。

講解完後,每人領了一包檸檬糖及一包緊急糧。檸檬糖是在攀登時用來補充身體消耗的熱量,緊急糧是意外斷糧時救急用的。

下午四點,大家分批登上小飛機。飛機駕駛員薛爾頓是位和藹、幽默的人。富有多年在冰河上起落的經驗,近年來幾乎每個麥峰遠征隊員都是他的朋友。他負責運送隊員到攀登基地營,也負責遠征隊遇險後的搜索和救雞工作。他對整個麥肯尼山區非常熟悉。

照片: 降落冰河上的小飛機



這架小飛機飛了半個多小時,在卡希特納 (Kahitna) 冰河東支約七千四百呎高的地方降落。這裏已在麥肯尼山國家公園的界限外。

我們全隊廿四人連同裝備分作七架次運送完畢。架設基地營時,想起昨天發生的一件趣事:當我正接受裝備檢查,忽然有個人老遠衝著我叫「 芝加哥」! 起初我不曉得他是叫我,後來他跑過來問我是不是由芝加哥來? 「是啊!」,我回答。他滿臉興奮的說:「我早就知道你了」。他就是薛爾頓,飛機駕駛員,每一位遠征隊員他都叫「 老虎」。上飛機前,他己改口叫我「台灣老虎」了。

照片: 基地營



五點多鐘開始下雪,氣溫突然降到華氏廿八度,換算成攝氏已是零下了。

我是第一架次飛入基地營區,卸下裝備及糧包後,第一件就是先結隊去堪察剛才飛機下降的路線上是否有冰河裂隙。檢查完,開始整理營地。等第二架次的隊員到後,開始架好了基地營。第三架次後抵達的人幫忙整理營地,準備晚餐,讓前兩架次的伙伴把糧食和燃料運到高處的第一營附近。

照片: 勘察冰河裂隙



我在第二批運糧隊裏,沿途雪不但深,而且有很多冰河裂隙。每人除了揹著約四十五公斤的糧食包外,還有個人的緊急用具,像絨毛夾克、絨毛褲、風衣、風褲、緊急糧、急救包等。每次離開營地都要有緊急宿營 (force bivouac) 的能力。

照片: 冰河裂隙



我們沿著卡希特納冰河 (Kahiltna Glacier) 主流朝上走。在東支與主流交接處,冰河裂隙特別多,浮雪蓋住了裂隙表面,走起來得特別小心,並且要注意保持繩索的張力。這樣戰戰兢兢的走了兩個半小時,才把糧食卸在往第一營的半路上。插上標竿後折返基地營。在我們基地營不遠處是波蘭遠征隊的基地營。

照片: 波蘭遠征隊基地營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7.jpg
檢視次數:	639
檔案大小:	261.5 KB
ID:	1045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8.jpg
檢視次數:	601
檔案大小:	247.1 KB
ID:	1046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9.jpg
檢視次數:	626
檔案大小:	184.4 KB
ID:	1047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0.jpg
檢視次數:	638
檔案大小:	240.9 KB
ID:	1048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1.jpg
檢視次數:	613
檔案大小:	261.2 KB
ID:	1049  

此文章於 2009-07-29 02:45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