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單個文章
舊 2005-01-19, 19:04   #4
Ta-Chi
輕度攀岩者
 
註冊日期: 2003-05
文章: 77
Ta-Chi
名詞解釋(是那幾個字讓大家在那呼哩呼哩的吵)

彥儀詮釋的很好。

如果要挑剔的話,我會認為第一段的結論:「確保這項活動能在最大的安全下,又不喪失其原本的精神與意含,供大眾來從事參與」和 「Sport Climbing 就是將 Climbing 變成一種 Sport,而不再有adventure」 有點矛盾。

因為「不再有 adventure 」幾幾乎把 trad climbing 最重要的「精神與意含」剔除大部份了。

另外,「名詞本身的定義與所表示的象徵是相當清潔與明確的」這句話也值得商榷。我會比較偏向只說「名詞本身的定義是相當清潔與明確的」;但當其所「表示的象徵」意義浮上抬面的時候 ﹣﹣即「當我們在對這些字做延伸、假借、引用及套用時」﹣﹣一定會引起爭議的。

這就是「我們被文字及人性所迷惑了」。但,「文字及語言功\能是為了溝通,讓我們發現問題,討論問題並解決問題」嗎﹖我會抱持著比較保守的看法:不會。溝通不太能解決問題 ﹣﹣「文字本身會使我們爭論其問題之‘字’,並非真實問題之本身 」﹣﹣這是人之常態。

那「溝通」到底為了什麼﹖我會說,溝通不是為了解決問題;溝通是為了改變自己的看法。而且也唯有「自己」的看法改變(而不是「別人」的看法改變),問題才有解決的可能性。當然,有一種情況是最好的,那就是雙方都改變了,而且趨向於一種交集,那問題可能就不是問題了。

事實上,「清潔與明確的名詞定義」本身是 paradox。其一,它提供了負面排它性 (因為「明確」所以「排它」)。所以,當討論或溝通是植基在這些名詞定義的時候,不可能會有結果的。除非一個人感覺到了這箇排它性,不喜歡它,而將之改變 ﹣﹣就是將自己的看法改變 ﹣﹣也就是不願意自己再「被文字及人性所迷惑了」,討論或溝通才有意義。

其二,「名詞定義」同時也提供了一種正面交集,清潔與明確的交集,可供雙方趨向於一種共識。可是要進入到這種情況重要前題仍是「改變自己的看法」。否則這種「清潔與明確的交集」不可能被意識到,討論或溝通也就失去了意義。這也是一種自己不願意再「被文字及人性所迷惑了」的表現。

所以,我的看法和二齒一樣(彥儀只是用「反面」解題):真理會越辯越清的,只要有前題 ﹣﹣人願意改變自己。真理會越辯越糢糊是因為人仍自甘願意「被文字及人性所迷惑」。

最後,改變自己的看法難不難﹖我想,答案是樂觀的。










Ta-Chi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