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單個文章
舊 2009-02-08, 16:47   #1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中譯書籍]第九章 裝備 Equipment 卷首語

回 Climbing Ice 冰攀中文版 - 目錄

1968年我們五條好漢開著一輛老爺車從加州南下目的地是南美洲的最南端,我們的目標是攀登傳說中的費茲羅伊峰 (Fitzroy),它是巴塔哥尼亞 (Patagonia) 冰帽上非常顯著的一座高聳的冰蝕岩塔峰。接下來兩個月的時間我們沿著太平洋岸,在墨西哥、中美洲、祕魯等地沿岸逐浪而下,我們在利馬賣掉了風浪板,然後繼續南下到智利滑雪。然而當時大旱,玻第羅峰 (Portillo) 沒雪,我們只好繼續南下,攀登了奧索諾峰 (Mount Orsorno) 與爾雷馬峰 (Mount Llayma) 兩座火山,並且從山上滑雪而下。最後歷經了四個月的旅程,我們跨越了安地斯山脈,並且來到了公路的終點。我們雇用了幾隻軍馬來運送我們的行李,朝著基地營出發了。

費茲羅伊峰過去只被登頂過兩次,第一次就是由法國最偉大的登山家,李歐納爾‧提雷 (Lionel Terry)蓋多‧瑪格南 (Guido Magnone) 首登。這也是提雷所說他絕對不會再爬第二次的兩座山之一,(另外一座山就是艾格峰北壁)。我們的計畫是採用阿爾卑斯式攀登一條新路線,快攻登頂,五個人都上去,並且將攀登過程拍成一部影片。這可說是一個大膽而勇敢的計畫,雖然費茲羅伊峰的海拔只有3,700公尺高。

然而我們遭遇了天氣的問題,六十天當中只有五天的好天氣,因此我們被迫架設固定繩上下往返,這對裝備與繩索帶來很大的損害,畢竟這些裝備只是做為一般的阿爾卑斯豋山所使用。

此時仍是當季的早期,積雪很深而潮濕。我們所使用的綁腿對登山鞋無法提供足夠的保護,因此登山鞋是所有裝備中第一個損壞的,沒多久鞋皮的防水功能就失效了,縫線也腐爛了,克里斯‧瓊斯 (Chris Jones) 的新鞋的鞋底也開始脫落了。

大多時風勢很強,帳篷擋不住這種風暴,我們只得住在冰穴裡以暫時拋開可怕的風聲。在冰穴裡住了三十一天,對羽毛衣製品帶來特殊的問題,當我們使用爐具時,冰穴裡的溼度就上升到飽和的狀態,睡袋跟與毛夾克吸入了大量溼氣而濕透了。我們無計可施,無論羽毛用品或是登山鞋都無法弄乾,而登山鞋此時已經變形了。

有些固定繩因為我們裕留的長度不夠,連續十七天的暴風雪後,我們發現原長46公尺長的繩距,竟然縮到只剩下42公尺,而打繩結的地方凍的像鐵一般的硬,我們只好把它割斷放鬆固定繩。

登頂日終於來臨,我們的雪衣外套跟袖子手肘部位都破爛了,破舊的登山鞋都凍僵了,而留在冰穴裡的露宿裝備也都濕透了。我們連續攀登二十三個小時上到峰頂再回到山腳下,這像是一個與天氣以及我們逐漸惡化的裝備的賽跑,如果在山上遇到暴風雪,我們的處境將會很慘,失去了露宿裝備,我們被迫要持續快速的移動。

回到基地營後,我們都同意裝備是讓我們限於困境的主要問題,我們發誓未來一定要多留意裝備的問題。幸運的是接下來的幾年間,包含綁腿與登山衣等裝備,有了革命性的進步。


原著: Climbing Ice 冰攀
作者: Yvon Chouinard 伊凡‧修納德
出版: Sierra Club 秀巒俱樂部 與 American Alpine Club 美國登山會, 1978 年
譯者: 蔡榮煌、林友民

此文章於 2009-02-20 05:14 被 kevin 編輯.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