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單個文章
舊 2011-09-13, 02:48   #6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1972年馬那斯鹿峰西南壁的成功與悲劇

1972年春季,由 Wolfgang Nairz 率領的奧地利提洛爾 (Tyrolean) 遠征隊,包含梅斯納 (Reinhold Messner) 在內共有9名隊員,嘗試由 Thugali 冰河攀登西南壁 (Southwest Face)。他們採用無氧攀登,梅斯納於4月26日單獨登頂。然而在回程中遭遇大風雪,經歷迷途與艱苦的搏鬥後,終於在風雪中找到了峰頂大雪原上7300m的C4。然而,兩名隊員Franz Jaeger 與 Andy Schlick 卻在風雪中失蹤了。

以上這一段簡短的描述,背後卻隱藏著一段撼人心弦的故事。

4 月25日一早,梅斯納與 Franz Jaeger 由C4出發攻頂,沿途是一片平緩無奇的大雪原,沒有冰河裂隙,也沒有雪崩的危險。幾個小時後,Franz 表示要先回營地,剩下梅斯納一人繼續攀登。他從雪原登上一道向東邊延伸的稜脊,發現山頂還很遠,尖瘦的稜脊也不易攀登,直到午後時分,他才登上了突出稜脊的馬那斯鹿峰頂。梅斯納發現峰頂上有兩枚生鏽的岩釘,他把其中一枚岩釘挖出來,放在口袋中,隨後就下山了。

梅斯納翻越瘦稜往大雪原下山途中,大霧瀰漫開始下雪了,能見度剩下10公尺。雪地上的足跡已經被強風吹散,沿途的岩石或是冰雪地形的特徵也都看不到了,有時他懷疑自己到底在走直線,或是在兜圈子呢! 天色漸暗,梅斯納評估在7500m高度這種惡劣的天候下,自己可能無法倖存。此時,他卻聽到了 Franz 的呼喚,但是在風聲中卻無法判斷正確的方向。在這種瀕臨絕境的當兒。梅斯納得到一個靈感,朝著南風逆風前進,因為大雪原是在稜線的北面,高地營正好是位在從南壁翻上大雪原的稜線上。最後他終於找到了分隔南壁與大雪原的稜線,然後,沿著稜線往左(上方)、往右(下方)展開搜索,終於在闇夜中找到了營帳。

梅斯納跌跌撞撞的爬進了帳篷,看到了從C3上來支援的Horst Fankhauser 與 Andi Schlick,可是卻沒看到先行下山的 Franz Jaeger,他在哪裡? Horst 與 Andy 也沒看到他。

Horst 與Andi 把梅斯納安頓好之後,在大風雪中鐕出了營帳,想儘快找到 Franz。結果,他們出去一會兒,就找不回營地的方向了。在這場大風雪中,他們設法挖了一個藏身的雪洞,兩人抱在一起取暖。天地昏暗,Franz 的求救聲已經持續了5個小時,Andi 堅持一定要去找 Franz,兩人離開雪洞不久後,又失去了方向,找不到 Franz,也找不回雪洞的位置,只好又挖了一個雪洞避風。過了一會兒,Andi 又出去找 Franz,結果就消逝在馬那斯鹿峰頂的這一片大雪原了。

天亮後,Horst 從雪洞裡爬出來,在深雪中花了4個小時才回到了C4,帳篷已經被積雪壓垮了。Horst 稍事休息恢復後,與梅斯納兩人又爬回了大雪原上,試圖尋找 Franz 與 Andi,但是卻毫無蹤影,只好放棄了搜索。Franz Jaeger 為了接應在風雪中下山的梅斯納,Andi Schlick 為了搜索在風雪中迷途待援的 Franz Jaeger,兩個人都在馬那斯鹿峰頂的這一片大雪原上的風雪黑夜中消逝了。

以下是一段梅斯納對於西南壁這一段攀登路線的觀察:

剛抵達馬那斯鹿山腳下時,第一次近距離的觀察這一片山壁,發現它真是危險,真的考慮放棄攀登回家算了。這一片山壁的底部都是冰瀑與垂直的岩壁,乍看之下,沒有一條安全的通道,可以突破下半部的地形,接上分隔上下冰壁的山谷。這一片分布於5800m與6600m之間的山谷長達6km,我們稱之為蝴蝶山谷 (Butterfly Valley),山谷上方的南壁,也是經常發生雪崩,因此攀登路線往西穿越蝴蝶山谷,再攀登一段陡峭的斜面,登上東西向的稜線。

在山腳下觀察下半部的岩石柱稜左右兩側的雪崩狀態後,在岩石柱稜右側的岩壁上,我們應該可以找到一條安全的通道。藉著繩梯與固定繩,與現代的攀登技術,我們有信心建立了兩個營地後,我們應該可以進入到蝴蝶山谷。

4月9日,梅斯納與 Horst Fankhauser 抵達了蝴蝶山谷,在一片懸岩下方建立一個簡易的營地。那天晚上降下大雪,雪崩不斷由左右兩側沖激,藉著懸岩的保護,他們安然的度過這一場暴雪,天亮後在及胸的深雪中脫困回到下方的營地。那一夜的風雪,卻造成了東北面冰河的大雪崩,摧毀了韓國遠征隊6500m的第二營,總共15名隊員喪生。

此文章於 2011-09-13 03:32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correct typo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