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單個文章
舊 2009-02-08, 16:36   #1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中譯書籍]第七章 注意事項 Keeping Your Head about You 卷首語

回 Climbing Ice 冰攀中文版 - 目錄

我們往Crowberry途中經過大岩溝 (Great Gully) 下的雪崩遺蹟時,一個不祥的嗄嗄聲撕破了寧靜,兩隻烏鴉從Buachaille上方飛撲而過。約翰‧康寧漢 (John Cunningham) 的話語從我的腦袋發出迴響:「雷文 (Raven) 是柯伊 (Coe) 山區最困難的路線,如果逮到一個好機會,你應該去完成它」。

我們先不結隊攀登經過完美的保麗龍般 (Styrofoam) 的雪面來到第一個巨大的岩楔石 (chockstone),我們咕噥兩聲就爬了上去。雪況更佳,又遇到下一個阻路的石塊,用老練的繩索技術我們馬上就翻了上去。伊安‧克勞福 (Ian Clough) 的路線導覽權威般的說道:「速度是成功的關鍵,這裡並沒有所謂的人造規則必須遵循」,此言誠然。

接下來又是一道障礙,確保位置是一個潮濕的洞穴。斜倚在懸垂岩壁天花板上的是一道像糖霜般的梯狀冰柱,後攀者走過後它就塌掉了。當我們爬高一個繩距後,就看到了左側的「哈密希的赤腳脫離路線」 (Hamish’s Barefoot Exit),如果我們放棄的話,就失去了最後一個魔法石 (motha chock) 的機會,畢竟現在在這岩縫中蠻安全的,上方看來更又黑而安靜。

離開這裡的途徑被兩片冰壁中間所夾峙的一顆巨石所阻檔,夕陽餘暉的光束灑在這石頭上方。岩石上的覆冰用登山鞋底爬太厚,但用冰爪攀登又太薄,但兩片冰壁之間必須用煙囪式攀豋。這個遊戲的玩法是,儘可能將你的身體展開,然後一吋一吋的往上挪動,直到你的腳撐不到為止。幸好這個煙囪岩下方的雪面是鬆軟的,道格‧湯普金斯像大鵬展翅般的用雙腳的冰爪撐開兩側的冰壁,盡力的往上挪動了三公尺,然後跳了下來。我試著用紐瑞耶夫劈腿的姿勢往上爬了四公尺,然後也掉了下來。道格再試一次到了六公尺,然後…。在十公尺的高度,藉著一個刀刃般的邊緣的把手上撐,兩腳像彈風琴般的跨了上去。曦微的光線在我一吋一吋往上面支點挪動做最後一次嘗試的過程中更糢糊了,藉著繩環的支撐我稍作休息,我發誓下次要到蘇格蘭冬攀時,我一定要把爬岩練得更好。接下來十公尺到上面的岩石這一段路確實是充滿了不確定性。

最後的障礙就是哈密希獨攀時露宿點下方的岩槽。湯普金斯利用tied-off岩樁以及靈巧的英式身手來攻擊這道鬆雪薄冰,經過一小時的奮戰後,哇哈! 最後我們沒站上到山頂,我們還是被擊敗了。


原著: Climbing Ice 冰攀
作者: Yvon Chouinard 伊凡‧修納德
出版: Sierra Club 秀巒俱樂部 與 American Alpine Club 美國登山會, 1978 年
譯者: 蔡榮煌、林友民

此文章於 2009-02-20 05:14 被 kevin 編輯.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