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單個文章
舊 2009-06-13, 01:19   #2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探險之火

青春的夢想像野火般,一發就不可收拾。

從1974年簡正德攀登麥肯尼峰起,到1993年李淳容(領隊)、張銘隆(攀登隊長)與中國登山會(CMA)曾曙生先生(領隊)所率領的海峽兩岸珠峰遠征隊吳錦雄與其他幾位藏族與中國的隊員登上聖母峰,這一條路走了20年,才終於成就了一個小小的夢想。

最近拜讀了簡正德先生的「山-我的夢想」與張文溪先生重刊「野外雜誌」穹岩、針岩、基隆山雷霆岩、龍洞岩場、大霸西南壁等早期開拓的一些文章後,那個從「雪岩」延伸到「喜馬拉雅」的脈絡,就逐漸清晰起來了。

探險就像一個火苗,在年輕人的心中醞釀著。斯文‧赫定逮到了機會就孤身闖入了亞洲的心臟地區;達爾文因緣際會登上了小獵犬號環球一周,潛心苦思終於掙脫了宗教的束縛而提出了劃時代的科學思想。

回顧台灣登山歷史,日據時代以後,在李明輝、林文安、與邢天正等眾多前輩的努力開拓下,至1971年幾乎所有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都已經被登頂了。其中邢天正先生以48歲高齡開始登山,卻多次孤身與山胞嚮導長時間在杳無人跡的高山深谷中踏查,留下了最為可觀的記錄;我曾遐想,如果鹿野忠雄在世的話,熱愛台灣山林的這兩個人,或有機會在山上把酒言歡呢!

「1960年代是個縱走的大年代!」(簡正德),然而「中國青年登山協會」的幾個年輕人心裡卻醞釀著新的想法,他們看到了日本人登上了馬那斯鹿峰,正計畫挑戰聖母峰,「那我們呢?」

這個疑問反而激發了他們更大的鬥志,決心要紮根技術,走向世界。簡正德、黃一元、張文溪等人一方面開拓新的岩場鍛鍊自己的技術與信心,另一方面,在「野外雜誌」韓漪先生的鼓勵下,舉辦攀岩訓練班傳授技術與知識(1969~1970),這一星星火苗就蔓延開來了。

簡正德先生赴美後,更為積極自我鍛鍊,參與了雷尼爾峰的冰雪地攀登與冰河運動的訓練,並且在台灣社會的支持下,於1974年創下華人首登麥肯尼峰的紀錄。

而在台灣的朋友們則持續開拓高級的岩場(雷霆岩、龍洞),並且自1975年起舉辦「冬訓營」,四處串連,引入了更多的新血。1976年應詩澄、王昌輝、張瑞龍一組繩隊冰雪期奇萊縱走成功。1979年玉山冬訓營,適逢墜崖事件,而進行了玉山北坡的救難作業;1980年玉山冬訓營,除了首創冰雪期玉山北壁劍溝的攀登記錄外(謝世枋、何中達、蕭宗熙、趙志華、張銘隆),並進行了高海拔的人體心肺功能的醫學實驗(台大醫院賴金鑫醫師);這兩年的活動,並總結出版了「雪原上的春天」一書。

過去這十年間所累積的能量一口氣迸發了出來,1980年黃一元領隊的遠征隊第一次走出了國門向喜馬拉雅山脈叩門,張正雄教官與謝伯宗登上了法拉伽莫峰頂。1981年張文溪率領的遠征隊環繞了安拿普娜山群一周,勘察了馬那斯鹿峰、安拿普娜峰、道拉吉利峰等八千公尺巨峰的路線與山勢外,張銘隆並且登上了安拿普娜山群北側的祖魯西峰。

當年松江路上的康寧大廈10樓可說是遠征活動的大本營,有一些參與遠征行前訓練的朋友長期住在這裡,每天都到七星山去跑山訓練體能,週末則拉到龍洞訓練繩隊攀登與固定繩架設等科目。大多是靠打零工、開登山用品店、帶團、拉保險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參與遠征活動要簽下「遺書」,揹負著家人巨大的壓力。

1983年10月,李淳容率領的遠征隊自西北脊新路線登上了印度喜馬拉雅山脈恆河源頭的庇古巴特峰(雪巴嚮導昂巴桑與張銘隆),然而在第二波的攻頂中發生了繩隊墜落,昂巴桑與徐慶榮、黃仲杰三人墜落攀登路線另一側1,500公尺深的冰河底部,遠征活動日期截止,印度陸軍的直昇機也無法飛越6,200公尺高的稜線進行搜救活動,三位好友葬生於喜馬拉雅的懷抱中,其他隊員則帶著一顆破碎的心回到了台灣。當年在中正機場接機,乍見張銘隆稀疏的髮絲與萬分憔悴的臉龐,所有的痛苦都埋在心裡,只有一個人默默的承受著;而領隊李淳容則承受了最大的責任,那幾年間不斷的來回苗栗、台南,盡力的安慰徐慶榮與黃仲杰的家人,並盡全力完成了善後的工作。

雖然我們深切的了解遠征探險活動潛在的危險,但是一旦它真實的發生了,心理上就接受它了,但是家庭親情的壓力卻是你不能不去面對的。事故發生後,許多人都「解甲歸田」,唸書的唸書、工作的工作、結婚生子的結婚生子,遠征就好似被暴風雨撲滅的殘枝敗葉,只間歇冒出了一些的煙息。有人在宜家跑贊助的風衣背後印上了「Summit」,我卻寫下「No Summit、Survival only」,面對大自然,人類是何其的卑微。

庇古巴特峰的成功與悲劇後,許多朋友都懷憂喪志,但是毫不放棄的就是李淳容。她雖然不是一個登山者,但是她的毅力與勇氣卻是許多登山者所不及。經過10年的努力與奔走,終於在1993年促成了海峽兩岸珠穆朗瑪峰遠征隊,並由吳錦雄與西藏、中國隊員們合力登上了聖母峰之巔。

回顧1990年以後台灣的登山活動,除了2003年黃博政汗騰格里峰的登頂紀錄以外,台大登山社扮演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杜德明推動的攀登隊伍全面開拓了玉山北壁的冰壁路線,而賴明佑等人的中央尖山北壁冰攀(1993、1995)與針山800公尺大峭壁(1997)、馬特洪峰北壁Schmid路線(2002)的攀登,以及旅美校友完成了許多的北美洲的古典路線的攀登,都讓技術攀登往前推動了一大步。此外台大山社在大濁水溪流域、白石山東側山群、與大小鬼湖山系進行了全面性的踏查,也讓我們真正了解到台灣高山還有許多未知的世界值得我們深入去探索。

夢想是需要實踐的。從早期台灣山嶽的開拓到大岩壁攀登、海外遠征,貫穿其間的就是夢想與實踐,探險之火星星足以燎原。

參考資料:

「我的故事」http://dreamer1947.blogspot.com/ 簡正德
「Sketch Taiwan 素寫台灣」http://sketchtaiwan-uenxic.blogspot.com/ 張文溪
「台大登山社網站」 http://www.mountain.org.tw/WebBBS/Record/Record.aspx
「台灣登山史 — 一個奮鬥上進的過程」,李希聖著
「勇闖喜馬拉雅冰雪峯」,楊克明著,民生報出版
「雪岩上的春天」,喜馬拉雅俱樂部
「喜馬拉雅的愛與死」影片,李淳容製片

YM 2009/06/13

此文章於 2011-04-15 00:22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Typo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