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攀岩資料庫
   
首頁相簿E-mail、路線圖、人工岩場教學單位裝備商家網站連結、[初級攀岩課程]

返回   台灣攀岩資料庫 > 攀岩史記 > 檔案庫 > 人物專欄
註冊 Gallery部落格 論壇輔助說明 會員名單 行事曆事件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人物專欄 攀岩,登山,雪地及戶外探險人物專欄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6-07-31, 11:59   #1
Smile
週末攀言者
 
Smile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6-05
文章: 35
Images: 7
Smile 正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ç [記錄] Dan Osman 的 攀岩傳奇

Dan Osman 的 攀岩傳奇

1. 紀錄片:
2 min: Solo, 400+ feet, 4'25":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48518660150828
11 min: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00903799016230

2. 書籍:
攀岩的勇者-征服內心的恐懼 Fall of the Phantom Lord : climbing and the face of fear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tem=0010204617

3. 永遠的Dan Osman:

下文已繁體化, 轉載自大陸搜狐戶外文章 http://sports.sohu.com/20040813/n221509362.shtml)

永遠的Dan Osman

一個性情溫和、勇敢的人。在1998年11月23日,為打破他自己保持的使用登山繩衝墜(free-falls )紀錄——高於1000英尺的高度,由於登山繩斷裂而死亡。

Dan Osman 是一個天才的攀巖者,他於90年代初期在美國Nevada的Cave Rock首創了一些最難的攀登路線。他超於常人的徒手攀巖能力在1990年攀登位於New River Gorge的gun club (5.12c)時表現到了極點。同時,他也進行高難度路線的攀冰,並嘗試世界各地的big wall路線,包括Alska 的middle triple peak 登頂。徒手速度攀巖,攀爬沒有結冰的瀑布等異於一般攀登者的方式使 Dan Osman 在攀登運動中的獨一無二。但他最獨特的行為是使用普通登山繩從幾百英尺高的地方自由墜落。

也許一些攀巖者不屑於這些瘋子般的行為,但同樣的問題是全體攀登者所要面對的:我敢不敢?這是否值得?Osman 以他最後的一跳結束了這個問題,但艱難的選擇留給了其它的Climber.

是經過一天小雨後的約塞米提(Yosemite)的黃昏,頭燈的燈光在黑暗的山谷裡搖曳, Dan Osman 掏出了蜂窩電話呼叫他的朋友 Jim Fritsch 和Frank Gambalie. 「這都安排好了」, 他說. 「 為什麼你們還不來? 」他的朋友告訴他正在路上,由於暴風雪, 公路被雪封住了。他們原計劃開四小時的車來看Dan Osman進行他一直希望的最長、最危險的繩跳。

Fritsch 和 Gambalie 都是經驗豐富的蹦級者.Gambalie 還是個有著幾百次從橋樑, 建築, 懸崖, 天線等所有高的地方起跳的跳傘者。Osman 這次是從Leaning Tower 上跳下1,100 英尺的高度, 在離地面約150英尺的時用登山繩制動住他的下墜。


Gambalies 和 Fritsch 從電話裡聽到Osman 的倒記數, 然後是下墜時風的呼嘯聲。他們以前許多次使用過Osman 的制動裝置進行蹦極跳,所以能想像出這是向上反彈前的衝墜。Osman已經使用過這套用登山繩、滑輪和保護點組成的獨特的保護系統上千次, 並且發展了一套細緻的檢查手段以確保人和裝置的安全。 但不論怎樣,在這個寒冷的11月底的夜晚,他看上去有些匆忙:他猶豫了兩次,然後從一個以前從未試過的角度,跳了下去。強烈的風的呼嘯聲在電話中持續了十一,二秒,超過了Fritsch 和 Gambalie 瞭解的下墜時間極限,然後電話斷了。

  沒什麼問題,Gambalie 想。他想像是由於繩子開始向上反彈造成的衝擊力使電話從Osman的身上彈出,在風中翻滾,畫了個弧線掉到了地上。Gambalie將電話撥了回去並留了個口信,「這糟透了。我們正在路上。給我回電話並告訴我怎麼走!」


  在35歲時, Dan Osman 已經在美國極限冒險運動的圈子裡很出名了。在最近的十年中他奇特的專長是用登山主繩保護從橋或懸崖邊上跳下,有時是為商業電視,更多的時候是為了純粹地體驗。他常常出現在雜誌、電視裡——一頭黑色的長髮, 體操運動員般健壯的身軀在空中飄蕩。許多人認為Osman經過深思數濾的跳下是不計後果的,是發狂的行為,最終會跳向災難。1996年一月出版的outside雜誌中一篇短而高度批判性的文章標題 「Really Quite Stupid」


  Osman 是以攀巖者開始他的職業冒險生涯的。他住在Cave Rock, 位於Tahoe Lake南岸的拱狀巖壁。他在那裡嘗試各種困難的路線,儘管一次次的脫落。中學畢業後, Osman 在Yosemite 呆了幾年. 他過著lost-boy 的生活—白天在巖場, 晚上露天而睡,靠乞討吃飯,打工掙的錢只要能繼續攀巖就夠了,長時間的遠離電話和郵箱, 不必負擔通常人的責任。在八十年代中期, 他回到了Tahoe Lake繼續攀巖並間歇地在建築工地幹活。他和女朋友有了個孩子就分手了。他的朋友將他幾小時或幾天的遲到稱為「Dano Time」。由於Osman惹的各種麻煩,他的母親在他小時侯給他起的外號叫 「Danny I forgot」,比如持續不斷的未付款的超速罰單,未登記的車輛,一直沒修好的他小而亂的屋子裡被打破的樓梯,雖然他是個熟練的木匠。

  「由於他不關心這些事讓我很失望」,他的父親,Les Osman,一個日裔美國人,一個退役的警察。「並且我最終告訴他我將不會保釋如果他由於未付的罰單而進監獄。他從來沒有過許多錢;他從他從事的冒險中獲取的非常少。他通常僅僅掙錢為他的女兒-Emma,和付他的各種帳單,包括醫院的帳單。

保釋Osman 出來的事常常落在他的朋友們身上,他們中許多是象Osman一樣的狂熱攀巖者,其他的許多人雖然過著正常的成人生活,但被Osman 那種自然的天性所吸引。

  在八十年代末期,Osman以攀巖和攀冰尤其是徒手無保護攀登而聞名。Rogalski, 經常為他治療些小傷-象肋骨、踝骨骨折,常常緩收他的費用,而Osman則以一些從少數贊助商那裡得到的象甲克、鞋等小禮物回報。1989 年,在Cave Rock, Osman用頂繩攀登一條難度為5.13他稱為Phantom Lord 的路線時,他脫落了五十多次。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墜落比攀巖更令他興奮。

  「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Rogalski 說。「可能由於幾個法國的攀巖好手出現並且第一次攀登就完成了一條難度為5.14的路線,而Osman用了一年的時間才完成。從那以後他漸漸地遠離了攀巖而越來越迷戀於蹦極跳。我們中大部分人想那是瘋狂的,將你自己的生命繫於一根繩子上。但Osman是一個充滿激情的人,當他的熱情對攀巖有所下降,他必須要用其他的事情來替代。並且這不可能同時進行。」

  Osman 先是短距離的跳,長度為能被普通的保護制動住的攀登墜落。然後,隨著衝墜的距離越來越長,對這些裝備信心的增長,他開始設計複雜的系統。以前從未有人敢使用登山繩進行長距離蹦極。在Yosemite和其他地方,他聚集了一群攀巖者來嘗試他的這項新運動,有時被稱為「軀體投擲」(body hurling) 或者,「受控制的自由墜落」(controlled free falling).

  「當我試過一次後,我的大腦已經麻木了」,Gambalie 說,「這不像滑傘,地面從來沒有真的在視野裡,甚至也不像蹦極,當你在到地面之前很早就開始減速。用Dano的系統當繩子開始拉住你時覺得地面是離你如此之近,這真的嚇著我了。」

  Osman式的繩跳也曾出現過失誤。1994年,Uath 橋。Bobby Tarver, 一個25 歲的攀巖者,用新的登山繩進行250英尺的繩跳。登山繩的設計是在經受衝墜時自身延展,Osman一直是在使用一根新的繩子之前先通過一系列短距離的墜落來測定繩子的最大延展距離。但Traver 沒有去做,雖然這是Osman給他寫的說明中的一部分。Taver 的一跳使那根從未用過的繩子延展後的長度足以使他撞到峽谷邊的巖壁上,並立即死亡。他的死亡被記錄下來,Osman繼續鼓勵他的朋友們去嘗試繩跳。

  「他希望我去試試,但我不會的,」攀巖者Ron Kauk說,「那是超級的瘋狂。它和我喜愛攀巖所牴觸。」在一個晴朗的冬日,Yosemite 的四號營地附近,Kauk 像一只蜘蛛般在一塊大石頭上。

Kauk , 41 歲,一個長期住在Yosemite的最好的攀巖者之一。我們認識時我還是個初級的攀巖者. 我現在已經不是新手了,但當我談到在下降或完全依賴一個保護裝置而不是自己的手和腳時的特殊恐懼時, 他點了點頭。

  「Dano 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比其他人更瞭解繩子和裝置」,他說,「我不讚賞那些不知道那麼多就盲目嘗試的人. 這是當John Bachar在八十年代中期開始徒手攀緣我的感覺。我想這是一種我不希望看到的攀巖發展的方向。」

  Dean Potter, 一個26歲的攀巖者, 並且是四號營地救援隊的成員,正在旁邊的一塊大石頭上工作。Potter 曾經幫助Osman 在Leaning Tower 上安裝那些設備, 並和Osman 一起從一塊叫The Rostrum的山谷界碑上跳過。「 我跳過一次但我不喜歡」,他說,「我攀巖時一直在保護的控制之下。Dano是這裡巖壁的主人。他有這裡詳細的資料。在我們一起於Leaning Tower 工作時, 他常常是早晨很興奮,說他整夜考慮那些裝置而未睡.」

  毫不奇怪, Yosemite 國家公園的管理者以一種偏見的眼光來看待Osman所進行的活動。早些年, 他們曾禁止蹦極跳. ( BASE jumping ) , 雖然 Osman 所做的沒有違反規定,但管理者明顯地為要為將他加入已經很長的潛在要救援名單而擔心。他們為Osman 的繩跳被拍攝成許多商業或冒險錄像,照片而煩惱。

  Osman 在1999年十月來到Yosemite 決定在那裡進行破記錄的繩跳。在幾個朋友的幫助下,他在Leaning Tower 上的巖壁設置了保護系統。Osman 第一次是用600 英尺的繩子,然後是750,800,850,900英尺。

  在10月26日,Osman 正在準備一次繩跳時,他接到了他12歲的女兒—Emma 的電話。Emma 哭著說擔心他。Osman 毫不猶豫地告訴他的朋友他要去看他的女兒,然後駕車走了。Osman 十分愛他的女兒,但他又選擇了這項運動。「如果死亡,將使每個人悲哀—親人,朋友,….我的女兒會受到傷害….,但是我要努力保護她。」

  兩天後,Osman 返回到Yosemite。然後他被公園管理者拘留了。這與他的繩跳沒有關係,而是一些典型的 Danny-I-Forgot:包括無照駕駛,未付的交通罰單等等。他被關在Yosemite監獄14天,他的朋友們和親人為保釋他而忙於酬款。他被他的姐姐和表兄保釋出來,並一起回到了Reno,和女兒Emma、朋友Eric Perlman,度過了一段時間。Eric Perlman , 一個製片人,曾經為Osman 拍過一些片子(包括Masters of Stone 4)並為了假釋Osman 用他的房子做抵押。Perlman 建議他該過正常人的生活了。他對Osman 說,你已經走的太遠了,遠到了不應該的程度。沒有人會進行 ( free-fall)這麼長時間。將那些裝置拆下來。用你的理智考慮。Osman 同意了,他說,你知道,你是對的。那將是我要做的。關心我的人已經為我做的太多了。

  11月18日,Osman 給他的朋友Miles Daisher 打電話,告訴他要去Yosemite 將那些裝備拆除。公園的管理者已經威脅要沒收了。他們兩個於20 日出發,第二天到達了Yosemite 並於當晚爬上了learing tower。22 日下午,他們沒有拆除裝備,取而代之的是在間斷的魚雪中Osman 進行了一次 925 英尺的繩跳。

  「跳之前,我問過他,」Daisher 說,「因為我聽說過繩子打濕後會降低延展性。」 Osman 回答說,關係不大,這種繩子是為在濕的、冰雪環境下使用設計的,曾在珠峰使用過。然後Osman 跳了下去,一切都正常,沒有問題。然後 Daisher 又進行了一次。那天晚上他們倆在 Yosemite 山谷的小店裡吃飯並和朋友們談論第二天Osman 將要進行的新的記錄的繩跳而沒有一點關於拆除裝備的事。

  23 日下午 4:15,Daisher 進行了一次繩跳。5:30 左右,當他返回到頂部時,看見Osman 正在匆忙地復位保護裝置,想趕在天黑之前進行他偉大的一跳。「我有一種很壞的感覺」,Daisher 說,「Osman 將要從一個新的、以前從未試過的角度起跳,那意味著他要從制動繩的上方起跳,隨著天越來越黑,他甚至沒有去檢查一下。 並且他將繩子加長了75英尺,是以往每次增加長度的三倍,這樣繩子的長度達到了1000英尺,而在空中停止下墜時離地面只有150 英尺。我真的很懷疑,我不停地說,『我不同意這樣,Dano,我不喜歡這樣。」

  Osman 向Daisher 確保裝置沒有問題。然後給 Fritsch 和 Gambalie 打電話。「This is it」, 他說,「I』m going to big.」Osman 將電話塞進他胸前的口袋中,開始了倒計數。但他停止了。「你準備好了嗎?」他問Daisher。Daisher 正蹲在旁邊的石頭上,準備最後Osman 放下,「準備好了。」Osman 開始第二次倒計數,但是他再次停下對電話說,「你們不再說些什麼?」不,電話裡回答。Osman 這次倒計數完畢並從岩石上起跳。

  「我看到他的頭燈消失在黑暗中,」Daisher 說,「大約十秒鐘後,我看見繩子開始收緊,聽見了繩子反彈時的呼嘯聲,但是呼嘯聲沒有像以往一樣持續。然後我聽見 Osman 的喊聲『Ahhhhhh』,然後是象樹木折斷的撞擊聲,我想,『完了,他撞在樹上』我想像他四肢掛在樹上,受傷,流血。我喊他,沒有回答。四周很安靜。」

  Daisher 以他的最快速度下降到下面,在岩石和樹木中用頭燈尋找。他首先發現了從樹枝上垂下的斷了的繩子,然後看見了躺在地上的Osman。Daisher 檢查了他的脈搏,沒有。然後飛快地跑到附近的停車場,給Fritsch 打電話,「Dano 死了。」Daisher 邊哭邊說,「他躺在地上,我剛看到他,他死了。」 Fritsch 和Gambalie 告訴他他們將盡快趕到。Daisher 打了911報警電話。一個驗屍官和公園管理者一同趕到……


  三周後,Osman 的裝置依然掛在Leaning tower 上。Yosemite 的管理者們進行了長時間的調查,然後將其拆下送往Black Diamond Equipment 公司分析。他們提交的分析結果是裝備系統沒有問題,是人為出的錯誤:簡而言之,是Osman 最後一跳的角度最終致使連接繩子的繩結斷裂。

  12月28日,一個追悼儀式在 Cave Rock 舉行。Osman 的骨灰撒向Lake Tahoe 。200 多個朋友在寒冷、飄著小雪的天氣中悼念他。

  Dan Osman 生前有許多朋友,無數崇拜者,但沒有保險,沒有遺產。他留下了一個12歲的女兒—Emma。 他的朋友們為Emma 建立了個捐款基金:

  Emma Osman trustfund

  C/o Andrea Osman-Brown

  17690 Roper Court Reno,

  NV 89506
__________________
高手 = 天份 + 有效的練習方法 + 足夠的練習量
高手能混口飯吃嗎 ? 「 哇你咧.....什麼, 都沒攀岩..... 」爬的爽就好
Smile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6-07-31, 14:42   #2
Smile
週末攀言者
 
Smile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6-05
文章: 35
Images: 7
Smile 正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ĸ¹L

11 min 紀錄片, 若 google 塞車, 可試用以下鏈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okjJ...elated&search=


爬至比確保點高的位置 (墜落係數>1) , 然後繩跳 (rope jumping)式墜落 1000 呎 (303 公尺), 至距離地面 150呎 (45公尺) 處停住. 但繩子從繩結處斷裂, 以致發生意外, 遺憾 !

墜落係數如果小於1, 還有距離地面距離, 如果足夠, 或許可降低風險, 但繩子為何從繩結處斷裂, 是比較需要注意的. 根據調察此事件的Black diamond 專家解釋是: 繩結不夠緊, 在某一角度下, 造成尼龍繩子與繩子間的磨擦融化而斷裂.

這邊有這個意外事件的相關討論, 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http://www.rockclimbing.com/forums/v..._view=&start=0
__________________
高手 = 天份 + 有效的練習方法 + 足夠的練習量
高手能混口飯吃嗎 ? 「 哇你咧.....什麼, 都沒攀岩..... 」爬的爽就好

此文章於 2006-07-31 18:41 被 Smile 編輯.
Smile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開啟 vB 代碼
關閉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所有時間均為中原標準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07:20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6.8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opyright©2000-2010 台灣攀岩資料庫 www.Climbing.org
本網站由 Why3s 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