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攀岩資料庫
   
首頁相簿E-mail、路線圖、人工岩場教學單位裝備商家網站連結、[初級攀岩課程]

返回   台灣攀岩資料庫 > 活動資訊 > 綜合討論區 > 心情、遊記、感想、記事......
註冊 Gallery部落格 論壇輔助說明 會員名單 行事曆事件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心情、遊記、感想、記事...... 任何有關於攀岩或其他活動的心情、遊記、感想、記事......歡迎你在此共享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4-01-07, 22:26   #1
kevin
論壇管理員
 
kevi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1-11
文章: 1042
部落格文章: 1
kevin 的聲望功能已被停用
「那真是一個充滿精神的空間!」(夢君世界盃札記)

我要說的是人,是周遭這群對爬岩專注而瘋狂的人,使我看到那奕奕的神采,流動在前後左右,感染著我。王子帶著玫瑰親吻了睡美人,她就醒來;對我們而言,似乎是聞到岩場的味道,就從這個世界一腳跨進了另一個世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按:2003年11月,世界盃在深圳舉行。夢君有幸恭逢其盛.究竟@界盃長什麼樣子? 讓我們走進夢君的手札 ,一探究竟.
作者:張夢君
文章出處:台灣攀岩資料庫(www.climbing.org)
如欲轉載本文請註明原作者及文章出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22日•首日

昨天不到十一點就睡了,說來慚愧,算是近三個月來最早的一晚。

早上醒來,躲在被子裡的我感受到外面的冷空氣,「嗯,寒流還是來了;」大家起身,沒有太多話,各自快速動作,盥洗、整理裝備,差不多了,便一起前往餐廳。

「那真是一個充滿精神的空間!」走進餐廳的我,總是這麼看著、感覺著。不知道為什麼,包括同隊的隊友,我很被周遭的這一群人吸引著;國外的選手,我不認識任何,所知道的tommy、sharma、liv sansonv、lisa rands等等都只是雜誌上的數面之緣,而現在,拿著餐盤與我擦身而過的可能是香港的angel、韓國的高美順,坐在隔壁兩桌的可能是超強法國隊。

我要說的是人,是周遭這群對爬岩專注而瘋狂的人,使我看到那奕奕的神采,流動在前後左右,感染著我。王子帶著玫瑰親吻了睡美人,她就醒來;對我們而言,似乎是聞到岩場的味道,就從這個世界一腳跨進了另一個世界。

● 比賽現場

兩台巴士,載滿選手和教練。

下了車,到會場前要走一小段上坡路。那是浩浩蕩蕩接近一百人的場面,每個人或急或緩,穩健的邁開大步走去。

「哇塞,每個選手都有一個帥氣的中背包,」真的很帥!二十幾三十升,裝著所有比賽要用的裝備,始祖鳥、5.10……,「那都是贊助的;妳要再爬的更好更好,才有廠商要贊助妳,」「喔,這樣啊;好!我加油。」

隔離區有兩個,大家先到外面的隔離區,等著點名;在這兒,各自熱熱身,待會兒要集合一起去觀察路線。

有個小抱石區,空間很小,一面若有三四個人在爬,就算是擠的,點也不多;我休息五天了,觀察了一下附近的人,就趕緊拿了岩鞋、粉袋去熱身,想體會一下,休息一段時間之後,身體有怎樣的感覺,「妳可能到時候抓點的感覺會不太一樣,好像可以抓更小的點,」「但腳踩點的感覺會稍微變差,」心裡一邊想著這些話,一邊爬著。

可以抓的大點不多,只好在可以抓得住的點左右或是上下移動,反正目標是爬久一點,能夠流些汗、身體感覺有熱起來就好,不用爬多難。你知道嗎?旁邊很多人根本是穿著球鞋就在上面吊來吊去的,看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不過管不了那麼多了,熱自己的就是了,因為我是第五個,「等會兒要記得拉拉筋,伸展、伸展。」

● 所謂“世界盃的選手”

在去熱身之前,我注意到身旁有個留著金色短髮的女孩子,低頭背向人群,面對角落,吃著盒裡燙煮的通心粉,清淡簡單的食物,「她一個人,其他隊友呢?」我心裡想。回來等著點名,旁邊這個女孩子已經戴起眼罩在睡覺,然後,有位紅頭髮的中年女子坐在一邊處理她手中的工作。一問之下,女孩子不是別人,是女子選手中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比利時sarkany,而那婦人算是她的教練兼經濟人,瞄了一下,她正在看的東西是回去後計畫要開的記者會,有2003年的成績,也有2004年計畫之類的報告;我很好奇,「她沒有準備要熱身嗎?」「她是最後一個。」

開始點名了。工作人員來到隔離區一個個叫名字,先是男生,再來是女生。

沒多久,大家被集合起來,許多人手上都準備好望遠鏡,看的出來已經有人迫不及待了,「這個時候,妳可以很輕易發現什麼叫做一個“世界盃的選手”,」「怎麼說?」「每個人對比賽的積極就是展現在觀察路線的此刻。」;聽過幾件宣布之後,哨音響起,八十個人[男女各約40]就這麼樣往岩場衝去。

為了把握時間,他們真的是用跑的。夾在人群裡,夢君也跟著衝向岩場。

● 第二隔離區

岩場超帥的!走近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很小。

路線感覺起來,沒有太多陷阱,哪一點給給左手或右手是滿清楚的,我一路看到天花板。雖然知道自己也許爬不到那兒,但我想像不出自己會卡在哪裡;在台灣,大角度爬的很少,而大肌肉的力量也弱的很。

回到第二隔離區,這兒另有個抱石牆,面積大多了,大點比第一個抱石牆多了許多,可以做比較大的動作。

岔題一下:在台灣這幾次的比賽,都沒有熱身牆可以熱身,在隔離區,你可以看見的是一群一群人,有的在打牌、聊天、抽煙,有的在拉筋、討論路線,有的在睡覺、看報紙……,靜候自己出場的這段時間,滿難捱的,等著等著的過程往往變成一種無形的消耗,因為你有時候會聽到觀眾的呼喊、鼓掌,然後猜測選手的表現,你有時候會專注感覺自己的身體是緊繃或是放鬆,你有時候會回到對路線的思索中,「難關在那兒?該怎樣怎樣過?plan A是?plan B是?有一些點又是不太熟悉……」心情難免起伏著;我還在摸索,怎樣使隔離的等待不會對自己的表現產生負面的影響。

我發現,當隔離區有熱身牆的時候,我常常爬著爬著,就變的很快樂,然後根本感覺不到比賽的緊張;等爬的差不多,該下來休息了,我就先收拾好東西,慢慢拉拉筋,看看附近的人在幹嘛。

在我前一個出場的,是一個新加坡的選手,跟我差不多大,或者再大個一兩歲,爬五六年了吧,幾乎是一開始爬就參加比賽,所以她累積的國際比賽經驗也有三四年了,然後近年開始,成績愈有突破;我開始神遊,八秒鐘,我想像兩年後的自己。

該我了。走到岩壁下,看了看路線,結果,一上岩壁,就覺得很吃力很吃力很吃力,因為大約第二米起,就是像樹林連續over那面的角度〔樹林的,下面還有五米的face〕爬到第五米和第六米之間的一個動作,要dyno的,死在那兒,左手是一個還不錯的pocket,下一點給右手,是手掌大的、一個梭型的凸點,也是不錯,但距離大概一米;要嘛、正dy,要嘛、右腳過去左邊、側dy。唉,角度一大,我覺得自己就像蝴蝶翅膀被黏住了,飛不起來,有點龜龜的。

● 岩場跟路線

其實,會想寫這樣的文字,一方面是分享見聞的心情、分享自己被什麼樣的人事所觸發,另一方面,自己也會問「可以提供什麼有用的訊息」,特別是對有在爬岩的人。好,那就來說說岩場跟路線吧。[不過,尷尬的是,以下所寫的,除了一些客觀資料,其他全部都是用看的,還有用想像的,實際的經驗只有那麼六米,@#$%;看看以後,下次,或下下次唄,等我爬多一點,才有可能再多講些東西^^。]

對了,我一直忘記我們應該先來看看岩場長什麼樣子:
http://community.webshots.com/album/57184589nARBVE
http://community.webshots.com/album/57187175VYfvGe
http://www.rockclimbing.idv.tw/mpnfiles/4images.htm[twoteeth→2003深圳世界杯]

‘02年的時候,同一個岩場就辦了一場國際邀請賽,[上面,前兩個網頁便是那場比賽的一些照片],當時,代表台灣受邀比賽的是以德[獲第十一名];這場比賽[或說蓋這個岩場]是大陸為了爭取主辦’03年世界盃的熱身賽。岩場斥資420萬台幣,由深圳當地的房地產公司資助,岩壁垂直高度18米,向外傾斜15米,平均角度約40度,攀登長度最少26米,應為目前全球高度最高的固定式人工岩場。這裡所說的“最少”26米,意思是若路線單純只爬左右兩邊的懸岩,便有26米,而它中間有個bridge,連接了兩邊的懸岩,所以可以設計出更長、更複雜的路線。

現在,自己對那些點的印象已經模糊,再加上爬到的不多,於是能說的就更少了;從望遠鏡看去,點都不會太小,一隻手可以握的、捏的,但也不會有太大的點。但,重點是角度,連續的懸岩和天花板,我想,是沒什麼可以好好喘息的機會;既然沒機會休息,也就意味著“不能爬錯”!其實,路線的進行,沒有太複雜的地方,天花板或是一些大角度的懸岩,對國外的選手而言,可以是熟的不能再熟的地形,看他們在上面自在地移動自己的身體,輕鬆地像吃飯喝水;想想自己在懸岩,可能會因為大臂肌肉的力量太弱,以致於不能遊刃有餘,爬出自己想要的動作,在天花板上,可能會因為不熟,而完全沒有想法,動彈不得。

還有就是果決。我想這是面對比賽時,必要的態度吧,然後,才能繼續談所謂的策略;其實,比賽中,很厲害的人也有爬不順的地方,但他們試個一次、兩次就馬上換另一個想法,例如側身不行,就直接用dyno的,而且,是一次就要到定位,不多也不少。

● 那是厲害到一種迷人的地步

“迷人”,對!就是迷人!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看那些5.13、14的高手爬岩會是一種享受。以前聽那些去歐洲爬岩的人講過一種比賽[不確定是不是rock master辦的],有點像是表演賽,可以試不只一次,反正比rp的,所以動作或爬法可以修到錯誤最少,感覺起來會是非常非常精采的表演,我很嚮往。但深圳這場比賽看下來,心裡也只有大呼過癮!

● 完攀

「其實啊,這次能來比賽,對我而言,重要的是可以看到這些世界級的高手,他們怎樣看一條路線,然後從頭開始,在你面前on-sight給你看。」

先說女生。比利時和奧地利的那兩位選手都完攀了複賽和決賽的路線!你看著看著,不自覺地就想「完美吧,完美是不是就是這樣……」她們兩人也許會以不同的形象被報導著,前者可能是29歲的沙場老將[岩齡15年],征戰多時,經驗、技巧、臨場反應等等以臻巔峰,後者大概就是17歲的漂亮寶貝,後起之秀,令前輩備感壓力的年輕選手等等……但是,看在我的眼裡,不管她們幾歲,爬了多久,有些東西幾乎是一樣的──那是比賽中面對岩壁的穩定度,老練地克服每個難關,深知自己的極限、優勢,自然而然發揮到極致的表現。

比賽的時候,當你在隔離區等待,觀眾區的聲響、叫好、鼓舞,任何一點點動靜,你其實很難不受影響;你有時候叫自己專心,有時候又會聽著那些聲音,想像前一個人爬的如何,隨便的胡思亂想多給了自己不必要的壓力。這次,女子組決賽路線,最後三位出場的選手,一個接著一個完攀,穩穩的,一種無視於輕重之別的專注。

● 摔馬

「妳看,他們好像都沒有很沮喪噢?」「會不會他們的沮喪我們看不見?又,會不會他們其實已經習慣了﹝看清楚了﹞?比賽,比賽其實就是這樣」

這次,男子組的複賽讓很多老手演出意外,初賽表現優異的好幾人都掉在同一點,包括目前世界積分第一法國的Chabot;法國隊派出四個選手,只有一人闖進決賽,印象中決賽的時候,其他三個人就在我們附近,靜靜地看著比賽,有時候交頭接耳,有時候大聲地喊著加油。有的時候,他們就像是廿出頭的大男孩,可是另一方面,你其實也知道,他們是一天爬六小時,把爬岩當飯吃的職業climber,每一年,一到了賽季,就是每場都會出席的全勤生。

有人說「比賽就是這麼殘酷,只有一次的機會,」是啊,除非完美,否則沒有絕對贏的把握……,當然啦,你可以說「志在參加,不在得獎」,這可以一種面對壓力或面對競爭的態度,沒錯;但我比較想把“追求完美”這件事,當作是一個理所當然的方向,好比你一旦開跑,你只會往前,沒有理由也不可能朝別的方向去。

It’s been a way to perfection

● 速度賽

不知道之前的國際比賽如何,但這次在深圳,速度賽的路線是S型的,A、B兩條都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果以前的算是百米直線衝刺,那這種的就算是障礙賽了!」爬到轉折的地方,整個人要飛過去撲下一個點;然後你會看到,有的人在岩壁上就猶豫了一下,結果便慢了下來。速度賽的路線不會改變,所以會一次比一次快;兩條路線的時間加總,平均後再比較;如果你fall了,要看是資格賽還是1/8或1/4[得查比賽規則],判法好像不同。

沒練過速度賽,但之前去比大仁盃的時候,曾上場搞笑了一回,自己也很納悶「動作都想好了,左手右手,盡量連續別停……,」但,上了岩壁,哨音一響,就是快不起來。嗯,很奇怪。

你看他們的樣子,「可能是要模仿動物吧,蜥蜴或是猴子,」我覺得除了岩壁上,像是爬樓梯,或是爬那種消防梯應該是滿類似的。

東歐的隊伍都滿強的,俄羅斯、烏克蘭、波蘭,還有就是印尼。他們的身型比專攻難度賽的選手更壯碩些。

● 岩板破了

這次比賽兩天內,岩板就破了兩次。第一天是速度賽的時候,不知是不是路線設計的關係,岩板承受不住太大的拉扯力量,硬是破了;第二天男子組的複賽,一個選手fall了之後,因為是懸岩,所以人會向岩壁擺盪,自然而然就伸出腳踢向岩板,岩板竟然這樣也破了一個洞。

大會處理的很快,趕緊換上岩壁上路線之外相同的岩板,比賽繼續進行。

● 「比的如何?」

這是回來後,朋友見面寒喧會問的第一個問題,不過這樣的問題一問出口,問的人倒不會覺得自己說錯話,但我心裡就會想,真要比的很怎麼樣,那些亮眼的佳績早在第一時間就一傳十,十傳百了。

「比的當然不怎麼樣,」我這樣說,看,倒是看了很多就是了;除了寫下來的這些,我想,留在我身上、留在我腦海裡的還有很多很多,而那也許沒有用文字形容出來。每次的比賽都是這樣,總為我留下什麼,總讓我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船行過水面激起的漣漪,證明它曾經留下的路徑,可是水面不是一下子就復歸平靜了嗎?看不出什麼東西!嗯,也許,也許比較像染布吧,一層又一層,不同的顏色染上,布匹用不斷的絢爛,來展現它的可能性;我從來都無法知道我的可能性在哪,只是發現自己正朝一個方向走去。


(文章 by 夢君2003年冬)


2003深圳世界盃完整資訊








【算是序曲吧,我想】

[其實當初那篇就是寫一點,post一點,慢慢
把她寫完的,也陰q哪一段開始讀,都接得下
去吧。]


● 出發前

把記憶拉回十天前的我還不是難事,只怕再等一段時間,回憶過了保存期限那就尷尬了。

禮拜五早上出發的,我爬到禮拜天;原本預計爬到週二或週三。其實,關於這種賽前的休息,我還抓不準身體的狀況或是手皮的感覺〔聽說賽前的休息,就是為了要讓手皮長回來,還有,在經過了一定強度的訓練後,身體也是要休息的〕;我總以為讓身體維持在動的狀態,然後又有足夠的睡眠,對於岩壁上的反應會靈巧些。不過我的實際情形常常是休息不夠。

聽氣象報告說,週末有強烈寒流,不過一直到禮拜五都還沒涼意,對於喜歡冬天的我,多少有些失望。

我們的行程是飛到香港,入關,然後出關,由羅湖進到深圳。
九點十五分的華航,延後起飛,中間飛行時間是一小時20分鐘,到了香港在赤?角機場開始了漫長的等待,為了方便,能一起接送,我們必須等待其他隊伍的到來。接機的人是誰,我不太清楚,應該是什麼香港攀山協會的代表,陸續看到菲律賓和俄羅斯的代表隊、還有烏克蘭的〔可惜,他們除了一連串俄語不太會講英文》othing還有韓國裁判……,又餓又累的我已經意識不太清楚〔在飛機上那嬤S吃,想說下了飛機就中午,自然是到時候再吃,沒想到……》othing終於等到一聲令下"出發囉!",提著行李,一行人浩浩蕩蕩地穿梭在車站、地鐵,上巴士、下巴士,一步步,越來越靠近深圳。



● 深圳

巴士上的我倒頭就睡,現在,要我回憶窗外的城市,是模糊拼湊起那幾天來回在岩場和飯店途中,存留在腦海裡的印象;高速公路、遠遠的山、新大樓、正在施工的建地……,對啦!感覺上沒那麼多腳踏車!比較起去年我去的地方,腳踏車是少多了〔但話說回來,我們也沒去市區逛,所說的深圳只是一些些浮光掠影罷了〕。

從羅湖進來,那是深圳的南邊,我們所在的位置在深圳市的寶安區,西北位置。大會為我們安排的飯店算是在郊區,圍繞著一座湖,附近是釵h旅遊、度假中心,是那種拿來接待客人、外賓的地方。早晚確實僻靜。
抵達飯店、check in、到真正安頓好,已經接近傍晚了。



● 晚?

我不是要來寫飯店為我們安排了怎樣的自助懇璁漶A好吃、不好吃,豐盛或者普通……;那天晚上的我,正式進入大く上次見面的時候是去年的亞錦賽、也閉O上個月在義大利的世界杯巡迴賽;同桌吃飯的朋友,彼此交換訊息、討論誰誰誰的事。有的靜靜地吃著盤裡不多的食物。

「女生看起來很強耶!」我跟旁邊的同伴說,「嗯,男生看來還可以墊掉一、兩個,女生……,」他繼續說:「到了世界杯,不厲害的女生是不會出來比賽的!?#013;

後來聊了一下,確定了自己此次的任務,就也坦然。



● 技術會議

當天晚上,有一個短短二十分鐘不到的技術會議,每一個參賽隊伍都要派代表參市聽洶@些相關的事宜,諸如時間表的變動、來往岩場與飯店的交通是如何安排……;結束後,我們前往飯店大廳領取大會發的外套、比賽服,還有地主國準備的一些紀念品。

今晚有一件重要的事尚未宣布,就是出場序;技術會議後的一小時,再次前往lobby看我們的順序如何。
之前,在台灣的比賽,是當天賽前再抽籤決定;但,我發現這件事真的滿重要的,它關係到你比賽前一天要睡多互飢甯O 第 五 個 出 場,一般比賽,々ㄔi能有不勞而獲的事情;那些所謂的黑馬,我覺得要嘛是因為他本身的狀況很穩定,要嘛是別人出錯。


(夢君世界盃札記)
kevi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4-01-07, 22:26   #2
Jasper
中度攀言者
 
註冊日期: 2003-02
文章: 111
Jasper
那是厲害到一種迷人的地步(夢君世界盃札記)

看了之後好感動, 繼續加油喔, 夢君.[addsig]
__________________
Jasper Chou
"I never saw a wild thing sorry for itself. A small bird will drop frozen dead from a bough without ever having felt sorry for itself." -- D. H. Lawrence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2166021907
Jasp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4-01-07, 22:26   #3
kevin
論壇管理員
 
kevi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1-11
文章: 1042
部落格文章: 1
kevin 的聲望功能已被停用
那是厲害到一種迷人的地步(夢君世界盃札記)

編按:今天收到了夢君的來信。在文章的最後面補上了一小段【序曲】。





【算是序曲吧,我想】

[其實當初那篇就是寫一點,post一點,慢慢
把她寫完的,也許\從哪一段開始讀,都接得下
去吧。]
kevi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4-01-07, 22:26   #4
suie12
輕度攀言者
 
註冊日期: 2003-10
文章: 70
suie12
那是厲害到一種迷人的地步(夢君世界盃札記)

Quote:

On 2004-01-06 13:30, kevin wrote: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要說的是人,是周遭這群對爬岩專注而瘋狂的人,使我看到那奕奕的神采,流動在前後左右,感染著我。王子帶著玫瑰親吻了睡美人,她就醒來;對我們而言,似乎是聞到岩場的味道,就從這個世界一腳跨進了另一個世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按:2003年11月,世界盃在深圳舉行。夢君也參加了這場比賽,這是她的第一次世界盃。
文章中完整的記錄了比賽的點點滴滴、以及世界盃帶給她的深刻感受。

世界盃到底是長什麼樣子?讓我們一起來享用夢君的世界盃札記!

---夢君世界盃札記---


有好多的感覺跑出來...
是無法用話語形容的~~
thank you for your share~~
夢君,繼續加油^^

[img]images/forum/smilies/icon_wink.gif[/img]





[ 這篇文章修改由: chao 在 2004-01-07 23:29 ]
suie12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5-02-13, 23:52   #5
kevin
論壇管理員
 
kevi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1-11
文章: 1042
部落格文章: 1
kevin 的聲望功能已被停用
推一下好文章~ :D
__________________
台灣攀岩資料庫
kevi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開啟 vB 代碼
開啟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所有時間均為中原標準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11:59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6.8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opyright©2000-2010 台灣攀岩資料庫 www.Climbing.org
本網站由 Why3s 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