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攀岩資料庫
   
首頁相簿E-mail、路線圖、人工岩場教學單位裝備商家網站連結、[初級攀岩課程]

返回   台灣攀岩資料庫 > 技術討論區 > 冰雪攀、海外遠征、溯溪、登山 > [專版] 山 - 我的夢
註冊 Gallery部落格 論壇輔助說明 會員名單 行事曆事件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專版] 山 - 我的夢 簡正德個人專版.
個人網誌: 我的故事 / http://dreamer1947.blogspot.com/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9-06-24, 22:37   #1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簡正德專欄]第二章 1974 麥峰遠征日記 (06/13 - 07/02 1974)

1974 Mt. McKinley Expedition - 麥峰遠征日記 (06/13 - 07/02 1974)

照片: Mt. Mckinley (6,194M)



六月十三日

緊張,興奮,一夜沒睡好。

一早起來再次反覆檢查所有裝備,約十點準備就緒後,由室友林世昌兄開車送我去機場。這架飛機是中午十二時十五分準時由芝哥起飛。坐在由芝加哥 (Chicago) 飛安格拉治 (Anchorage) 的飛機上。夢想多年的願望,有難抑的興奮。再想到國內登山界先進的期待與關心,又怕自己萬一不能達成任務,要如何向大家交代?

念及雙親,更是內疚。原本想瞞著他們倆位老人家,等攀登麥肯尼峰回來後再說明一切。但是兩週前,兩位老人家已知道了,平白讓二老擔上一分心!

這是個晴朗的好天氣,飛機平穩的飛航於三萬呎高空上。本想睡一下,但心情無法平靜,只好租一個耳機看電影打發時間。

飛臨阿拉撕加灣時,看見聖伊來斯山(Mt. St. Elias,18,008ft) 和羅根山 (Mt. Logan,19,850ft) (都面臨太平洋) 一條條壯麗的冰河,環繞在群山中,誘惑極了。這是兩座值得組隊遠征的山。

這段路程要飛六個半小時,抵達安格拉治,是當地時間下午二時五十分。離開機場,叫了一輛計程車,跟司機說明我要找一家最便宜,而又靠近火車站的旅社。計程車司機幫我找的旅社就座落在火車站前的小山坡上,步行到火車站,只要十分鐘。十分方便,也很便宜 (US$ 15.00)。

安頓好後,到安市蹓躂了一下,看到一個水上飛機場有許多飛機專供觀光客遊覽參觀用。

這裏氣候宜人,雖是仲夏,平均氣溫却只有華氏六十五度(攝氏十八度多)左右。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1.jpg
檢視次數:	500
檔案大小:	325.1 KB
ID:	1039  

此文章於 2009-07-29 02:28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39   #2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十四日

早上八點半就趕到火車站,想看看能否遇到同道。果然看到三位打扮像是去麥峰遠征的人。趨前一問,原來是我們這次遠征隊的隊醫,帶著他的兩個兒子,其中一個才十五歲。

這位隊醫講話很風趣。他說帶著這個小兒子去,是想創下攀登麥峰的最年輕隊員紀錄。

在火車站,還遇到我們遠征隊的秘書,泰特絲小姐。她一眼就認出我,可能因為我是中國人,比較特殊。她很熱心的為我們安排行李和車票,並送我們上車。

這列火車九時十五分整開出 (車費US$ 10.50),開得很慢,在車上與那位醫師談得很投機,知道他也是伊利諾大學醫學院畢業的,我們還可拉上同學的關係哩! 我當時在伊大藥學院讀書。

照片: Talkeetna火車站上的裝備及糧包



與我們同車的還有四位瑞士人和一位法國人,也是遠征隊員,只可惜我們彼批語言不太通無法多談。中午十二點半抵塔基那(Talkeetna)鎮。這是我們麥峰遠征隊總部的所在地,也是大多數登麥峰的出發點。這個小鎮據我估計人口頂多三百人。鎮上只有五家商店,離鎮約一公里半處有座小型飛機場Talkeetna Air Services,是有名的Bush Pilot Don Sheldon所擁有的。

照片: Talkeetna Air Service



大部分隊員都是在前幾天陸續報到完畢。有位從紐約州來的隊員是一家餐廳老板,也是鋼琴師。大家都叫他路 (Lou Palmer)。他一星期前就到達塔基那,每天一大早就坐在鎮邊的蘇西娜 (Susitna) 河畔。癡癡的望著聳立在雲端的麥肯尼峰他跟大夥兒說:她 (指麥峰) 太誘惑人了,我實在找不出不去征服她的理由。

裝備檢查很嚴。我的重型登山鞋換成防潮式的。這種鞋子看起來像是卡通上的米老鼠的腳,所以又叫米老鼠鞋,它適用於極地華氏零下八十度的氣侯。記得幾年前看國家地理雜誌上報導南極最高峰遠征隊,他們也是穿這種鞋子。

隊員們一面接受檢查裝備,一面相互自我介紹。其中比較特殊的是一位名叫薛瓏(Sharon) 的女隊員,別瞧她是女的,由她的裝備結繩和其他動作看來她還是位很有經驗的登山家。

照片: 裝備檢查-Sharon



下午七點半,領隊吉內檢查好裝備後,向大家介紹這次遠征隊的隊長湯姆‧羅斯。他跟吉內一樣,留著一臉大鬍子,身材也很壯,他們兩位都曾登過麥背尼峰。另外,遠征隊還有一位技術隊長米契爾‧福洛瑞特 (Michel Flouret)。他是法國人,也是阿爾卑斯山職業嚮導。

照片: Roadhouse



晚宿塔基那唯一的一家旅社 - 路屋(Roadhouse)。這是間十分簡陋的旅店,房間是用三夾板隔間,約 6x8 英呎,內有一上下兩層床舖及一小桌子。走廊盡頭是公用浴室及廁所,一天US$ 12.00,並包括早、晚餐,老板娘兼廚師,開飯時敲打三角鐵為號。大家坐定,傳遞,拿好食物後,坐在長桌一頭的老板,帶領大家做飯前感恩祈禱後才開動。相當新鮮! 我的室友,約翰是位卅九歲的美國麻州青年職業是電機工程師。他攀登過好幾座南美洲大山,經驗老到。整個晚上他都在跟我聊明天開始的合作訓練,那股興奮勁,像是小學生期待第二天的遠足一般。

照片: Talkeetna Hilton 合影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2.jpg
檢視次數:	534
檔案大小:	331.0 KB
ID:	1040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3.jpg
檢視次數:	512
檔案大小:	276.8 KB
ID:	1041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4.jpg
檢視次數:	531
檔案大小:	435.2 KB
ID:	1042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5.jpg
檢視次數:	526
檔案大小:	468.5 KB
ID:	1043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6.jpg
檢視次數:	522
檔案大小:	220.8 KB
ID:	1044  

此文章於 2009-07-29 02:38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47   #3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十五日

一大早全體隊員就換上登山裝,準備接受合作訓練。這項訓練是為了增進繩友間的聯繫,通常要訓練二至三天。

在領隊吉內的想法中,我們這個國際遠征隊來自好幾個國家,語言不同,登山術語習性技術各異。結隊,攀登的聯繫一定會有很多因難。結果,練習時大家合作得很好,就像是多年的繩友一樣。

練了廿幾分鐘,吉內就要隊長羅斯改變科目作猶瑪 (Jumar) 攀登練習。等他看過每個人做過兩種不同攀登動作後突然大聲宣佈:好了!好了!我們還在這裡浪費時間幹嘛! 回去準備一下,下午上飛機。

這表示他對隊員問的合作及個人技巧的認定。原訂兩天的合作訓練,一個上午就結束了。

午飯後領隊作行前講解,除了說明隊長和隊員的職責外,還談到各種可能發生的情況及應變方法。

講解完後,每人領了一包檸檬糖及一包緊急糧。檸檬糖是在攀登時用來補充身體消耗的熱量,緊急糧是意外斷糧時救急用的。

下午四點,大家分批登上小飛機。飛機駕駛員薛爾頓是位和藹、幽默的人。富有多年在冰河上起落的經驗,近年來幾乎每個麥峰遠征隊員都是他的朋友。他負責運送隊員到攀登基地營,也負責遠征隊遇險後的搜索和救雞工作。他對整個麥肯尼山區非常熟悉。

照片: 降落冰河上的小飛機



這架小飛機飛了半個多小時,在卡希特納 (Kahitna) 冰河東支約七千四百呎高的地方降落。這裏已在麥肯尼山國家公園的界限外。

我們全隊廿四人連同裝備分作七架次運送完畢。架設基地營時,想起昨天發生的一件趣事:當我正接受裝備檢查,忽然有個人老遠衝著我叫「 芝加哥」! 起初我不曉得他是叫我,後來他跑過來問我是不是由芝加哥來? 「是啊!」,我回答。他滿臉興奮的說:「我早就知道你了」。他就是薛爾頓,飛機駕駛員,每一位遠征隊員他都叫「 老虎」。上飛機前,他己改口叫我「台灣老虎」了。

照片: 基地營



五點多鐘開始下雪,氣溫突然降到華氏廿八度,換算成攝氏已是零下了。

我是第一架次飛入基地營區,卸下裝備及糧包後,第一件就是先結隊去堪察剛才飛機下降的路線上是否有冰河裂隙。檢查完,開始整理營地。等第二架次的隊員到後,開始架好了基地營。第三架次後抵達的人幫忙整理營地,準備晚餐,讓前兩架次的伙伴把糧食和燃料運到高處的第一營附近。

照片: 勘察冰河裂隙



我在第二批運糧隊裏,沿途雪不但深,而且有很多冰河裂隙。每人除了揹著約四十五公斤的糧食包外,還有個人的緊急用具,像絨毛夾克、絨毛褲、風衣、風褲、緊急糧、急救包等。每次離開營地都要有緊急宿營 (force bivouac) 的能力。

照片: 冰河裂隙



我們沿著卡希特納冰河 (Kahiltna Glacier) 主流朝上走。在東支與主流交接處,冰河裂隙特別多,浮雪蓋住了裂隙表面,走起來得特別小心,並且要注意保持繩索的張力。這樣戰戰兢兢的走了兩個半小時,才把糧食卸在往第一營的半路上。插上標竿後折返基地營。在我們基地營不遠處是波蘭遠征隊的基地營。

照片: 波蘭遠征隊基地營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7.jpg
檢視次數:	534
檔案大小:	261.5 KB
ID:	1045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8.jpg
檢視次數:	498
檔案大小:	247.1 KB
ID:	1046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29.jpg
檢視次數:	516
檔案大小:	184.4 KB
ID:	1047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0.jpg
檢視次數:	523
檔案大小:	240.9 KB
ID:	1048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1.jpg
檢視次數:	515
檔案大小:	261.2 KB
ID:	1049  

此文章於 2009-07-29 02:45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49   #4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十六日

早上下大雪,能見度不到二百呎,氣溫再次下降到華氏24度,每小時風速約15英哩。

早餐後,我們拆除營帳。九點正,開始朝第一營的位置前進,下午一時抵達。架設好第一營,部分隊員再折返,把昨天卸在半途中的糧食和燃料運過來。

照片: Mt Hunter (in the background)



這時天氣轉晴,在雪地,陽光顯得出奇的強烈。領隊決定不再前進,讓大家在營地睡午覺。

我們利用這個機會把睡袋拿出來曬。在這個靠近極地的地方,夜間氣溫低,睡覺時呼出的熱氣,很容易在帳篷內壁及睡袋近臉的位置結成冰霜。每當風吹動帳篷,附在帳篷內壁的冰霜就會掉落在睡袋上。所以早上起來,睡袋外面是一片白白的冰霜,有的已為早上的陽光融化為水,滲溼睡袋裡面的絨毛。所以,一有機會,一定要把睡袋攤開來曬。

下午七點半,又開始把食物和燃料往上送。晚上九點半,我們把食物,燃料卸在第一營到第二營的半途上,才回第一營。這段路,仍有許多冰河的裂隙。而且,十點天氣再度轉壞,雪下得雖沒早上那麼大,但也是夠瞧的。十一點四十五吃完飯,準備就寢。

睡午覺以前,我覺得肚子不舒服,接著腹瀉。醫師給了我四片Lomotil止瀉藥,叫我分兩次吃,到晚上才覺得好一點。醫師禁止我吃蘋果、花生、核桃仁和脫水水果。真是倒霉! 一開始就不順利。出發前喉隴發炎,到現在還在吃抗生素 (Pen VK 500mg)。喉炎剛好轉,又開始鬧肚子。前途多艱,不知道還要歷經什麼磨難! 註:拉肚子是吃抗生素來的。

照片: 日光浴 -滿臉的高海拔防曬油, 胸前的護身符是慈母親的愛心與關懷也是我心裡的愧疚與壓力。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2.jpg
檢視次數:	501
檔案大小:	249.1 KB
ID:	1050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3.jpg
檢視次數:	505
檔案大小:	281.8 KB
ID:	1051  

此文章於 2009-07-29 02:49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50   #5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十七日

卡希特納冰河 (Kahiltna Glacier) 在低海拔較為平坦,我們爬了兩天,仍在七千呎高的位置移動。像今天,我們爬了半天,在垂直高度上,不過才昇高六百英呎。
這也就是所謂的「懶散適應法」, 白天爬高,晚上睡低,慢慢適應高度。

早上九點起床,十點由第一營出發,越過昨天的運送點,在下午兩點抵達七千六百呎處設立第二營。天氣很好,途中遇了場小雪,瞬即轉晴。

下午二點抵達第二營後,大家把衣服脫了作日光浴。這時在溫度計上讀到的度數是華氏卅六度,但是皮膚上直接感覺到的溫度比這個度數高許多。曬了一小時後,大家又開始整理營地和個人裝備。

下午五點左右,薛爾頓駕駛著那架小飛機在營地上空盤旋了一圈,投下一包東西,羅斯隊長派了一個繩索隊撿回這包東兩,打開來一看,是一箱蘋果。所有隊員怔立在那兒,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在美國,蘋果並不貴。大家覺得可貴的是薛爾頓的那分關懷。誰會想到,他從塔基那老遠飛來,只為了空投這箱蘋果。

五點半,我們再度下山,運回昨天放在途中的糧食與燃料,然後在營地略作休息,把這些東西又運往第三營的半途。這些工作做完,已是晚上十點半。

在華氏十八度的氣溫下,大家內心深處彷彿有一團溫暖的火,那是薛爾頓帶給我們的。

我們遠征隊的廿四人是分作兩組,每組十二人分別由湯姆‧羅斯隊長和米契爾技術隊長率領,所以在稱呼上冠以湯姆組、米契爾組。我是屬米契爾組,預定登頂後由原路回塔基那。湯姆組在登頂後由丹那利道 (Danali Pass)下到毛德羅冰河(Muldrow Glacier - Wonder Lake) 後改乘火車回塔基那。在登頂前夕兩組是合併的,只在宿營和炊事時才分開來。

照片: Mt McKinley的四人結隊(Sharon、Ken、簡正德、John)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4.jpg
檢視次數:	502
檔案大小:	332.8 KB
ID:	1052  

此文章於 2009-07-29 02:51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52   #6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十八日

昨晚天氣又轉劣,整夜不能成眠帳外下大雪,帳內下小雪,睡袋全濕了。有時,帳蓬內緣震落的冰塊會打在臉上,讓人從夢中驚醒。

早上仍然風雪交加,我們冒著風雪,在上午九時出發。現在,坡度開始逐漸陡起來了,但是裂隙卻少多了。

十點多,太陽露了下臉,不過只增加了能見度,風雪並末稍弱。中午,我們在九千二百呎處設立第三營。風實在太大了,我們只好用冰磚圍在帳篷四周,以防強風吹垮帳篷。

這幾天,我們都是利用早晚運動,因為中午的陽光太烈了,照得人受不了。昨天宿營時,另一組落後我們兩哩。因此,今天下山運糧食時只運回營地,未再繼續朝上運。我們這組在第三營,等到另一組趕上我們,再一起行動。

運糧食回第三營途中,遇到一次雪崩。幸好我們選的路線在冰河中線,距冰河兩邊有段距離,沒有危險。總之,海拔越高,危險性就越大。冰河裂隙,雪崩,風暴和高度增加後帶來的高山症狀,都會威脅到遠征隊的安全。

照片: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5.jpg
檢視次數:	497
檔案大小:	201.6 KB
ID:	1053  

此文章於 2009-07-29 02:54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53   #7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十九日

今天,天氣放晴了。我們從清晨六時半開始行動,到中午十二時才爬到一萬英呎處,設立第四營。

在第四營下方約二百呎處,看到比我們早出發的日本一遠征隊。他們困於高山症,無法登頂,正等待下山。

當我們紮好營準備休息時,美國陸戰隊麥峰遠征隊,隊長從山上下來找我們隊醫。原來,他們一個隊員在一萬六千英呎處得了高山病 - 肺水腫,由幾名隊員護送到一萬四千呎處。這隊員己四天不能進食。他們用無線電呼叫安格拉治電台,電台告訴他們,我們這個隊有醫師。醫生開了藥給這位隊長,要他趕緊把這個生病的隊員儘快朝低海拔送。

在我們運糧食時,領隊帶著一個瑞土隊員往上開路,以便明天行進,在雪深及膝上坡路裏,排雪開路委實是件既辛苦又危險的工作,真感謝領隊的細心!

中午開始下起大雪。我們運糧回來後全身濕透了,只好回帳篷換衣服。隊上唯一的女隊員薛瓏跟我和另外兩位隊員住同一帳篷,她也回來換衣服。

我們三人看到她進來,便想出外迴避一下。她卸說沒關係,只要不拍照就可以!一邊說,一邊就換起衣搬來。這時,臉紅的不是她這位女士,而是我們三個大男人!

照片: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6.jpg
檢視次數:	490
檔案大小:	311.9 KB
ID:	1054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54   #8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日

昨晚入睡前,大家都在為那位得肺水腫的美國陸戰隊員擔心。陸戰隊遠征隊只留下他和隊長在一萬多呎處,其他的人都繼續上爬。這種地方,一個人要帶著一個病患下山,實在是件危險的事。

一早起來,發現自己半個身子埋在雪中,睡袋和衣服都濕了。可見昨晚的雪下得多大。中午十二點半,我們爬到一萬零九百呎,設立第五營。下午三點回過頭來運糧時,領隊怕我們糧食不夠,要我們把別隊遺棄的糧食也一併撿回來。運糧回到第五營後,略事休息,再把糧食朝上送。這以後的路更陡了,我們脫下雪鞋,改穿冰爪。

在回程時,有一隊員陷入浮雪掩蓋住的冰河裂隙內,與他同繩的人趕緊用冰斧制動,讓他利用Jumar攀登器爬上來,真是有驚無險。

不久,薛爾頓的飛機來了,把生病的那位陸戰隊員運送下山。

照片: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7.jpg
檢視次數:	506
檔案大小:	422.6 KB
ID:	1055  

此文章於 2009-07-29 02:58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55   #9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一日

由於海拔和坡度逐漸增加,大家為了保持一定的行進速度和體力,不約而同的用起休息步來。所謂休息步是每一步作一次深呼吸。這些老美步伐較大,我要跨很大的步才能跟得上。

照片: Mt. McKinley風口



今天每人的背負超過一百磅,除了個人裝備,還要揹糧食包和燃料箱。這是幾天來最沉重的一個背包。上午十一時,我們到達風口 (Windy Corner) 下方,在海拔一萬二千呎處紮營。我的背包因過重,背帶縮成一細長條,在行走時勒入肩部肌肉,痛極了。

中午,第一批人下去運糧,我就留在營地修理背包的背帶,從約翰,在塔基那路屋旅社與我同房間的那位,的絕緣睡墊上,裁剪下一條寬帶子,縫在我的背帶上。

我跟著第二批人在下午三點下去運糧,遇到大雪,回營時大家都一身雪白。領隊吉內很細心,早就煮好熱湯等著我們。大家喝下熱湯後,身體感覺舒服許多。

照片: Mt. McKinley風口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8.jpg
檢視次數:	528
檔案大小:	253.1 KB
ID:	1056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39.jpg
檢視次數:	473
檔案大小:	264.9 KB
ID:	1057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56   #10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二日

天氣又轉壞了。由風口下的營地朝上爬的這段路,走起來倍覺困難。這段路的冰河裂隙上常有雪橋 (Snow Bridge),就是裂隙兩端被雪蓋結成冰,就像橋一樣。

還好,我們派過人先探測好這段路,在裂隙或雪橋處插上標竿。標竿是4、5 呎長的細竹竿上綁條鮮橘紅色布條以示危險。我們揹著這麼重的負荷,要是不慎掉落裂隙裏,生還希望很小。即使繩友拉住你,你可能會因背包過重造成頭下腳上之勢,活生生在半空中吊死。

這天我們爬到一萬四千二百呎,到達「西布崔斯壁」(West Buttress) 的南壁下設架前進基地營 (ABC)。我開始有點頭痛,我想這是輕微高山病的症狀之一。在營地休息了兩小時,頭痛症狀才好轉。

日本名古屋隊和波蘭隊紮營位置跟我們很近。他們想在明天跟我們一塊前進。陸戰隊遠征隊到達一萬七千呎處,受不了擾人的高山病,全部退下來。

照片: West Buttress上 16,400呎營地,和日本名古屋四人隊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0.jpg
檢視次數:	519
檔案大小:	323.1 KB
ID:	1058  

此文章於 2009-07-29 03:03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2:59   #11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三日

一大早,領隊召集大家講解登頂前的注意事項,包括如何求生,如何用無線電向塔基那和安格拉治呼救。講解完畢,領隊決定把每個人身上比較不需要的裝備留在個營地。只要大家帶五天糧食,準備一股氣登頂。

照片: ABC重新分配,包裝糧食,準備登頂



隊員們把所有糧食攤在雪地上,重新分配。如果五天內上不了頂,就得返回到這前進基地營地,重新作登頂準備。波蘭隊早我們兩小時出發,他們臨走時跟我們一一握手,並在一起合影留念。我們十點半出發,一路都是峭壁和陡坡。後半段有一個成六十度的大冰壁,要利用架好固定繩索把猶瑪攀登器勾掛在固定繩上,以防滑落。這段路耗了我們五小時。

照片: West Buttress



我們在一萬六千四百呎處紮下第八營。這時,我覺得比在一萬四千呎時要舒服一點,自認已克服高山症給我的威脅。日本隊晚我們半小時到,也在我們附近紮營。大家到達這個高度都是紮好營就休息,連講話都使不出力氣。這天晚上我一直睡不著,一躺下來,好像心臟受到高度的壓力,逼得我要深呼吸。深呼吸時,咻咻有聲,吵得幾位同帳蓬的人也無法安睡。

照片: 邁向AC,開始進入薄稜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1.jpg
檢視次數:	487
檔案大小:	315.1 KB
ID:	1059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2.jpg
檢視次數:	480
檔案大小:	169.6 KB
ID:	1060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3.jpg
檢視次數:	481
檔案大小:	338.4 KB
ID:	1061  

此文章於 2009-07-29 03:07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3:00   #12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四日

整個上午,我們都在第八營休息,由第八營到登頂前的攻擊基地營 (AC),垂直距離不過數百呎,可是沿途薄稜攀登起來要小心。下午我們花了四小時,登到一萬七千二百呎處,紮下攻擊基地營。

照片: 在AC下望West Buttress



這個位置有個永久性的冰洞,可以讓好幾人住宿。因為洞裏太髒了,我們沒利用這個洞,仍在雪地上紮營。

從這個地方往下看,視野非常好,幾乎可以看到塔基那,也可看到過去幾天我們攀登的部分路線,還有Mt Foraker 及 Mt Hunter。如果往前看,是一片茫茫的大冰地,也就是有名的Denali Pass。

下午看著日本四人隊下West Buttress,放棄了登頂。

許多人到達這個高度,開始有頭痛等輕微高山病的症狀。還好,我沒有。這天晚上,我仍是睡不好。比昨晚稍好的是,我多少還睡了一會。

照片: AC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4.jpg
檢視次數:	480
檔案大小:	340.2 KB
ID:	1062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5.jpg
檢視次數:	472
檔案大小:	311.6 KB
ID:	1063  

此文章於 2009-07-29 03:10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3:03   #13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五日

彷彿剛睡了幾小時,就給領隊叫醒了。從領隊的臉色看來,今天是個決定性的日子。

他說:現在大家狀況都很好,我們這個隊運動速度比一般遠征隊要快,所以,我決定先選幾個人組成第一個攻擊組,今天就登頂!

照片:



領隊親手替我們熬好燕麥粥作早餐,然後他宣佈了十五個隊員的名字,我是其中之一。他準備從十五人中選出體能較好的人作第一攻擊組,其他的人則先休息,隔天廿六日再登頂。

如何選拔? 領隊採取的方式是體能測驗 - 兩百公尺賽跑。以營地為中心,繞著跑兩圈的距離就約略等於兩百公尺。尋常人到達這個高度,坐在那兒呼吸都有困難,不要說跑了。因此,十五人中有幾人剛開始跑了幾步就喘不過氣來,只好退出。跑完兩圈的只有我和其他五人。隊裏唯一的女隊員薛瓏跑了一圈半才退出。因此,領隊決定加上薛瓏,由七個人組成這個攻擊組。

他怕我們七人受高度影響,反應上有問題,便把我們帶到營地後方的一個小陡坡,要我們做各種滑落制動的動作。七人分開來一起走上坡,領隊大叫墜落,看我們制動的反應,有時要我們倒栽滑落,看你制動的反應及技術。這樣反覆練習,直練到領隊滿意為止。這時,我們七人都已筋疲力盡了。

接著,我們開始準備登頂。每個人除了緊急用具外,只帶兩包糧食和兩罐水,再就是七人共有的燃料和睡袋等宿營裝備。

十時卅分,我們七人出發。其他隊員跟我們一一擁抱,握手,在他們的祝福下,走出AC營地。出發後,先下一段小坡,接著便是攀登那塊大冰地。快到達丹那利道回望營地,隊友們仍聚在營也邊緣看著我們。在Denali Pass休息了十五分鐘,喝了點水,吃了點糖,又繼續上路。

接下去的路,高度增加許多,是一連串的陡坡。到達一萬八千呎時,我的心比較定下來。有人這時十指已凍得麻木了。在我後面的薛瓏腳步愈來愈慢,但她仍勇敢,倔強地努力跟上。有人開始嘔吐,我們隨身帶了防嘔吐的藥,便讓他和水服下,等他呼吸緩和後再繼續向上爬。

直到一萬九千呎處,我雖開始頭疼,隨著高度增加,頭疼也就越來越厲害。但我的呼吸規律,心跳強而有力,加上一心念著登頂,雙腳像機械似的向前邁進。

快到山頂時,我激動地哭了。在心裡,我己知道我一定會登頂的。我默默地告訴媽,有一天我會讓妳以我為榮。雖然不是在學業上,但會在其他方面。今天我登上McKinley雖不算是成功,但至少爸媽多少會以此為榮。不管何種方式,我此生的目標,就是要您倆以我這個兒子為榮。

終於,越過一個陡峭的坡地後,主峰赫然在我們面前。

19:40,我們整個繩索隊登臨主峰時,已是晚間七時四十分。這時溫度很低,約華氏零下十六度。我手上抓著紮有國旗及野外雜誌社旗的冰斧,跟羅斯隊長和薛瓏小姐合照了幾張照片。在這高峰上,我祈求我信仰的神,祝福我的雙親及家人個個健康愉快! 在頂上停留15分鐘,大家輪流照相完後,便結隊下山。這時內心的輕鬆感如釋重擔,畢竟我完成了一件夢想己久的大事。將台灣的登山運動邁入六千公尺級的大山。

下山時心裡想著南美最高峰 – Aconcagua …

午夜零時回到AC。下到Denali Pass時,看到領隊站在Pass 的中間等著我們。他手中拿著兩瓶參有一點酒的菓汁。看到我們興奮的擁抱每一個人。喝下果汁,精神體力恢復許多。走回營地,隊友們也都在等待,又是握手擁抱一番。

照片: Mt. McKinley Summit (20,310ft)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6.jpg
檢視次數:	466
檔案大小:	187.0 KB
ID:	1064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7.jpg
檢視次數:	455
檔案大小:	277.4 KB
ID:	1065  

此文章於 2009-07-29 03:13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3:05   #14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六日 - 第二批登頂隊出發

今天早上八點半,第二批登頂隊出發,接著九點半第三批登頂隊相繼出發。目送他們越過Denali Pass後,我們幾人在帳內休息聊天。

昨晚咳嗽的厲害,有痰,中午頭痛,發燒 (99。2F),吃了兩顆Aspirin,下午二點半體溫微降,頭疼也減少。領隊Genete送來16 顆Penicillin 500mg, 4天份,吃了一顆。

晚上七點半,Traverse隊出發往Denali Pass。

八點半第二批人員的二條繩索隊回來。我和George準備熱水迎接他們。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3:06   #15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七日 - 強烈暴風雪 - 強行下冰坡

隊醫,Lou及Tim於今早十一點才回到AC。隊醫生病,咳嗽的很厲害。Lou累慘了。這次只有隊醫沒登頂。因隊醫患嚴重高山病 - 肺水腫,我們決定儘快下山。此時Anchorage來無線電,警告我們強烈暴風雪將來襲,要我們就地躲避。可是為了搶救隊醫,我們決定冒險前進。當時一片藍天,沒有半點雲彩,大家認為風暴要來,也是幾小時後的事,那時說不定我們己下降到West Buttress下。於是大家開始拆營,整理背包。

領隊把隊醫的裝備分攤給其他隊員負擔。並安排護送隊醫的繩索隊,前面由兩位腳力較好的當先鋒,隊醫在他們後面,最後面是由我及技術隊長殿後,當技術護送。

於下午三時出發。才出發,天氣就很快轉壞,風起雪飄,不多久,風雪交加。風速達約五十英哩一小時,能見度不到30英呎。走在薄稜上,加上步履不穩的隊醫,行進特別緩慢。不久前面第一隊傳來話,因能見度太低,找不到上山時插設的標竿,所以不知下West Buttress 冰坡的固定索起點。經過一番折騰,決定放棄固定索,摸索下冰坡。因風雪愈來愈大,能見度愈來愈低。我將連接隊醫的繩索多收了兩個繩環在手上,減少兩人間距離。

忽然間聽到有人大叫滑落,來不及看是誰,本能的放下手中繩環,轉身用盡全力,將冰斧插入冰坡,同時並大叫滑落。就在瞬間,我的腰繩用力下拉,同時也聽到上方米契爾也大叫滑落。我知道是我下方的人。米契爾知道狀況後,很快放下背包,將自己脫離結隊,下去幫忙。路過我處,拍拍我的肩,要我再忍耐一下。這時我腰的壓力極大。米契爾很快幫隊醫及他前面的隊員拉回。米契爾走回路過我,還對我說:「GOOD JOB!」這漂亮的制動,對自己技術增加了不少信心。

下午七點二十五分總算到達ABC。因風雪太大,能見度極低,再往前走危險性太大,決定今天留在這裡。大家趕緊在暴風雪中架設營帳,並換上絨毛夾克及吃些糖及核果以增加熱量。

晚上只喝些熱湯後就寢。此時在風雪呼嚎中,仍能聽到隊醫的不斷咳嗽聲。真替他擔心!

照片: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8.jpg
檢視次數:	496
檔案大小:	172.7 KB
ID:	1066  

此文章於 2009-07-29 03:15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3:07   #16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八日 - 強烈暴風雪

今天風雪威力並未減弱,據姑計風速約每小時75英哩。整天除了偶而輪流出去清除帳篷的雪外,就是躲在帳內休息睡覺。

今天隊醫的咳嗽己好許多。咳的頻率少很多且咳得不重。放心許多。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3:07   #17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九日 - 強烈暴風雪

昨晚沒睡好。十二點過後呼吸有點困難,到四點後才漸漸入睡。可能是昨天睡太多了。一大早,被叫醒起來吃早餐及做早操。躺在帳內躺了一天,全身肌肉幾乎都鬆了,稍微動一下。就目眩,氣喘,一點勁也沒有,真如大病初愈。

下午風勢減小,但仍有大雪。無聊又睡了一覺。七點領隊強迫大家起來做點運動,繞營地跑一週。因雪到臀部,只能跨大步走。運動完後晚餐。今天的晚餐真不錯,有牛排外加布丁甜點。吃完飯後又躺下。真是無聊到極點。心想起來開始寫些有關這次遠征的文章但除了這小日記本外沒有紙,只好作罷。

隊醫似乎己好許多。

照片: 雪崩後的現場-雪洞入口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3:08   #18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三十日 - 雪崩

睡到半夜,忽然全身被拋起,幾個翻滾,停下後全身有壓迫感,當笫一口氣沒吸到空氣,心裡一驚,明白己被埋了。這時可感覺心臟一縮,血液奔向四肢。很清晰的聽到自己強而急促的心跳聲。此時腦子裡幾百張清晰的影像掠過,盡是父母聽到壞消息的悲哀表情,另一方面一直告訴自己不要亂動。當被雪崩埋時,人失去了方向感,不知何方是向上,類似深水潛水一樣,但潛水者可看氣泡來判知上方。被埋者可用口水來判斷,但當時心裡己亂,並未如此做。因事發前正在睡覺,眼睛是閉的,後來眼睛打開,看到左眼角有一絲光,趕緊把頭向左扭。頭出來了,好高興。當吸入第一口氣時,我可嘗到空氣是甜的。我很快爬出埋在雪裡的睡袋。此時不但風雪大,氣溫更是低。內心擔憂著沒被埋死也可能失溫而死。馬上開始挖找自己的夾克,同時大聲報自己名字。很快找到羽毛夾克穿上。忽然少了Tom,沒聽到他的聲音。我們三人不約而同的用雙手在雪地上亳無頭緒的亂挖,在極低溫下兩手很快就凍硬,趕緊把手放在腋下取暖,手就像幾千枝針在戳。如此交互著,不久就挖到了Tom,他己嚇呆了。很快地檢查了他的口鼻,沒有任何阻塞且可自行呼吸,於是撿了幾支標竿做記號,就把他留在雪裡。

原來在約淩晨二點半,West Buttress在Fixed Rope附近大雪崩,摧毀了營地的所有營帳,有人大聲呼叫HELP!。

處理好Tom 後,立即找自己衣物禦寒保暖。我只找到一隻登山靴,另一隻腳只好暫時穿著鵝絨毛鞋。暫時將個人裝備拋開一邊,先開始挖雪洞棲身求生。此時風雪交加。一部份人找被理在雪裡的炊具,食物及無線電,一部份人輪流挖築雪洞。因工具都己不見,只能將雪鞋當鏟子用。此時共同合作,彼此幫助,求生存的隊伍還有紐約隊及新墨西哥隊。新墨西哥隊失掉大部份的裝備,大約只剩下睡袋及身上穿的衣服,其他如背包等全丟掉。我們隊所攜帶對外連繫的無線電也掉了。還好紐約隊有二人帶著對講機及無線電台在17,000呎營地。於早上八時終於與在17,000呎的兩位紐約隊員連絡上,開始對外呼叫救援。但風雪太大,救援飛機無法飛入山區,只好等天氣好轉。此時知道外界己經知道我們的處境,大家心裡寬慰許多。

中午二十多人擁擠在雪洞裡,做短暫的休息,午餐每人只有一口cheese。全身溼泠。於二點天氣稍微好轉,雪量小,能見度己相當好,但仍是強風。單單West Buttress就又有三次大雪崩,其氣勢澎湃實在攝人驚魂。為了安全起見,為了多一分生存的機會,決定在另一地點挖築另一雪洞。此時己找到兩支鏟子,工作較容易多了。

午餐後開始尋找整理自己裝備。我花了好大工夫才挖尋到另一隻登山靴,我的一隻雪鞋尾端也被雪崩折斷,於是將尾端摺起,用細鐵絲綁好。勉強還可使用。要不然在深及臀部的深雪加上背包重量,如沒雪鞋實在難以想像。

下午四點決定全隊離營下山。沿途全身疲憊,因己有一天多沒休息,沒食物,沒飲水。加上背包的揹帶被沈重的背包拉成一細帶,鉗入我肩膀,疼痛萬分。不時要用手中結隊的繩環夾於揹帶與肩之間以減輕痛苦。

約淩晨二點半,扺C2附近bivouac,就地休息睡覺。於三點半遇三個日本Osaka Gakuryo Alpine Club的登山隊上山路過。聊了一下,我送他們一份二萬五千分之一的Mt. McKinley等高圖及Space Emergency Blanket,並互換地址。

照片: 雪崩後雜亂的現場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50.jpg
檢視次數:	466
檔案大小:	277.8 KB
ID:	1069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3:10   #19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七月一日 - 終於生還

四點半起來,離開bivouac 地點,拖著沈重的步伐,繼續走回BC。

照片: 終於在上午十點左右安扺BC。



到了BC,挖出預藏的無線電,呼叫Talkeetna Air Services來接我們出去。不久Don的飛機來了,他垂直俯衝下來再拉起機頭後,投下一包東西即飛走。大家好失望,趕緊跑到無線電台,問他為何不停機接人。他說他要先去接一日本隊員屍體。有三個人結隊去拿回那空投的包裹,原來是可口可樂。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飲料。真是久旱甘露,喝完後精神體力恢復許多。不久飛機又來,僅搖擺機翼就又飛走了,這次由無線電傳來,他要去救一受傷的波蘭隊員下山。

一直等到二點半才上飛機。三點飛扺Talkeetna。拿了裝備後到Road Side Restaurant 吃了一份三明治,咖啡及一瓶啤酒。並和五個準備上山的日本人聊了一陣。臨行匆勿,忘了互換地址。

趕回營地,瑞士幫我整理裝備,並送我到火車站,乘五點的火車返Anchorage。

十點四十打電話回台北二次。媽媽都不在。

照片: 返回BC,等待飛機回Talkeetna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51.jpg
檢視次數:	481
檔案大小:	310.7 KB
ID:	1070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52.jpg
檢視次數:	456
檔案大小:	198.1 KB
ID:	1071  

此文章於 2009-07-29 03:27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9-06-24, 23:11   #20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七月二日 - 飛返芝加哥

凌晨十二點半打電話回聯合報。約談了一個小時,簡略匯報了一下攀登經過。二點就寢。六點半起床,匆匆將行李提到車上,趕赴機場。

七點半扺機場,先在機場內Gift Shop買了一樣禮物送媽。

八點四十五飛機起飛,飛返芝加哥。結束了這次遠征。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開啟 vB 代碼
開啟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所有時間均為中原標準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07:45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6.8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opyright©2000-2010 台灣攀岩資料庫 www.Climbing.org
本網站由 Why3s 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