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攀岩資料庫
   
首頁相簿E-mail、路線圖、人工岩場教學單位裝備商家網站連結、[初級攀岩課程]

返回   台灣攀岩資料庫 > 活動資訊 > 綜合討論區 > 國際攀岩資訊
註冊 Gallery部落格 論壇輔助說明 會員名單 行事曆事件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國際攀岩資訊 提供國外攀岩訊息,國外攀岩雜誌翻譯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6-10-10, 08:38   #1
nin
版主
 
註冊日期: 2003-09
文章: 527
nin
¿Oªw [國際攀岩資訊] 140+ 5.14s .... What's left for Dave Graham?(PART-2)

BEGINNING OF THE SENDS

「我腦袋裡其實一直都很吵。」Graham 說:「極度悲觀與極度樂觀的聲音交互出現,通常這些聲音會同時闖進我的腦袋,我可以獨處時被同時兩三種想法弄得心情大亂。我想要是我從沒攀岩,這種心裡混亂的聲音一定比現在更嚴重。」

Dave Graham on Jumbo Pumping Hate (5.14a), Mount Charleston, Nevada


Graham 跟我說有關在緬因州 Portland 長大的事,有關他在高中時適應得不是很好的事,親生媽媽是個蕾絲邊(注:Lesbian[蕾絲邊]女同性戀者,這個辭源自希臘一個名為 Lesbo 的島嶼。西元四百年前,希臘詩人 sappho 在這個島上舉行女詩人同歡會,建立她的學園,sappho 的某些作品是敘述兩個女人間的愛情。)的事,與家人互動的事,攀岩是個老天給他的禮物的事等等。身為雜誌記者的我,專心地聽著並紀錄著這些事;而身為攀岩者的我卻很想知道,他能不減熱情地狂熱攀岩到現在的原因。

Graham 從小做事情總是很快,甚至有點急躁。當他很小的時候,他一下子就對到戶外抓蛇或烏龜這種事沒興趣了。不過他在學校裡很有責任感也很活躍,成績很好也喜歡滑雪,在樂團裡彈吉他也參加冰上曲棍球校隊。

「我覺得他的攀岩能力有大半部分得益於他的平衡感。」Graham 的爸爸 Andrew Graham 說,他爸爸講話的語調非常柔軟。現在和他的太太 Anne 一起住在緬因州的 Portland,經營著一家數位印刷廠。「這平衡感主要來自於玩冰上曲棍球。其實他曲棍球的控球能力很差很爛,但是教練一直很喜歡他,因為他的企圖心一直很強。其實直到開始攀岩為止,他對運動一直沒有很在行。]

Dave Graham on All Day Slacker (5.14a), Rumney


Dave 他媽媽 Wendy 在他八歲時出櫃之後,爸媽便離婚了。Wendy 和她的另一半 Sive 住在一起七年了。最近 Wendy 辭掉公司的工作去從事園藝,她說園藝是她最喜歡的事。

Dave 有一個 20 歲的弟弟 Isaac,他正在科羅拉多州的 Boulder 上大學;還有一個七歲半的妹妹 Eleanor。

「我爸媽跟我很合得來。」Graham 說:「我想我們這個家庭是很棒的家庭。」

Dave 的爸媽給他很大的自由,因為他們覺得他很有責任感。在他十六歲時,他們便同意他的全美攀岩之旅。在這趟攀岩之旅中,他花了一個禮拜便把內華達州 Charleston 那裡所有鑿出來的(相對的比較簡單)5.14 都爬完了。在另外一次攀岩之旅中,他朋友把他落單在 Smith Rock(因為那些朋友沒辦法撐下去)。不過那次他遇到了 Tommy Caldwell Beth Rodden,他們一起爬了 To Bolt or Not to Be ,美國第一條 5.14a。

Tommy on El Carvario (5.14b), Cuenca, Spain


「他試攀這條路線…而且他 campus!」Rodden 說:「他的指力是我見過的人中數一數二的。Tommy 和我有一次看到他完攀一條 V14 時,還可以和別人一直說話!他是我們見過的攀岩者裡面精力最多的一個。」

在早期的另一個攀岩之旅裡,Dave 在 Saint George 附近完攀了一條至今未被 repeat 的一條路線 Psychedelic(5.14d),它和 Tommy CaldwellFlex Luther(9a/a+)並列全美最難的兩條路線之一。

Still Unrepeated, Dave Graham on his own Psychedelic(5.14d)


Dave 的爸媽也讓他自己選擇要進哪種高中。那時他有兩個選擇,一個是 Deering 私立高中,這是一個位在市區的傳統高中,對學生管理非常嚴而且是個白人學校;另一個選擇是比較遠的 Portland 公立高中,這個高中是多人種高中,只有百分之五十五是白種人。Graham 他選擇後者。

「Portland 給學生比較多自由。」Graham 的媽媽說:「Deering 習慣把學生綁得死死的,我想他的決定蠻適合他的。」

不過 Graham 剛進去時還是適應了一段時間,他說:「那段時間心裡面真苦,因為大家對彼此都很不友善。有個剛從索馬利亞來的小孩幾乎什麼都不知道,但他們老師還教他們要自大一點!」

Dave 是十四歲開始攀岩的。第一次是朋友拉他去 Portland Rock Gym 攀岩的,而 Dave 的爸爸也買了岩鞋、吊帶給他,並幫他買了一張會員。大家很快地看出,他這樣的身材非常適合攀岩,而且他的恢復力非常快。

他開始攀岩時便和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同班同學 Luke Parady 一起爬。他們週間在岩館爬,到了週末便到新罕布夏州 Northeast 的攀岩聖地 Rumney 爬,兩年之內從 5.11 爬到 5.14。Dave 在十六歲的時候開始被 Climbing 雜誌注意到,是因為那時他完成了 Rumney 的幾條公開 project 路線:Jaws(5.14b)、China Beach(5.14b)和 Livin’Astro(5.14c)。這幾條不只是很難的路線,也是全美很漂亮的路線。不過在學校他並沒有因此得到什麼良好的互動,也常常被誤解,有些誤解到今天依舊如此。

「我每次能去攀岩都覺得很驕傲也很開心。」Graham 說:「每當我回學校時,心裡的狂熱不曾減少。不過同學們總是冷朝熱諷地說些像”攀岩真是娘兒們的運動啊”之類的話。」

「Luke 卻從來沒有被影響,沒有什麼話可以打擾他的情緒。但我不是,我想知道為什麼,我從不會只說”他們說的話只是屁而已”,我覺得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觀感做辯護。」Graham 說。

「當 Dave 遇 到別人沒辦法跟他分享一件事物的重要性的時候,他通常會感到很沮喪。他一直沒有適應這種情況。他希望世界是一個很完美的世界,而可能只有岩壁上的世界對他 來說才是完美的。」他爸爸說道:「我想他也因為這樣子而常常讓自己不好過吧。我記得他十歲的時候,我們有一次去滑雪時,他看看四周說”不知道如果整個世界都像南極一樣,都被白雪覆蓋的話會是怎樣呢”,因為那在他眼裡看起來很完美。」

Dave Luke 十六歲的時候遇到一件特別的事。他們認識了來自新罕布夏州 ManchesterJoe Kinder,一個爬了一年卻很有天份的攀岩者。Graham-Parady-Kinder 這三人組加上他們無與倫比對攀岩的熱情,在攀岩界是一個很特別的故事。他們彼此分享各自的長處,感受著年輕的熱情與友誼,這把他們的能力提升到他們認識之前絕不可能達到的境界。

Joe Kinder teaching a clinic at HERA Climb for Life Las Vegas 2006


Graham 告訴我:「我們爬的很勤進步也很快,這種氣勢什麼都比不上。」說到這裡他突然沉默不語,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發現他無法用言語表達自己的想法。

「Luke 和 Joe,」Graham 說:「是老天給我最好的禮物。」

Joe Kinder on his 5.14+ project, Arrow Canyon, Nevada


這種作用是互相的,因為在遇到 Graham 與 Parady 之後,Kinder 在六個月之內從 5.13b 爬到 5.14b。

Kinder 說:「我們真的很渴望可以三個人一起爬岩,那是我們三個人的小世界,互相嘗試之前沒完攀的路線。一條路線的完攀順序總是這樣:先是 Dave 完攀某條路線,而那種激勵作用讓 Parady 第二個完攀,然後是我。」

「至今為止,」Kinder 繼續說:「Dave 依然是我心中的偶像。」

Joe Kinder and Luke Parady patiently wait as Dave Graham scarfs down
a pre-lunch snack in Portland


如果他們沒有去 Rumney,他們就會用一種 Graham 稱之為Program的方式來訓練,而這種方式唯一的規則只是不要受傷。

「如果我們在岩館,」Graham 說:「我們就會以不同的爬法一直爬同一個抱石問題。通常心裡面會模仿我們的偶像:爬得像 Francois Legrand 一樣流暢,爬得像 Chris Sharma 一樣充滿力量,或者像 Iker Pou 一樣 lock 住所有岩壁上的東西。」


Legrand Fransois


Yuji on his 5.15 route Flat Mountain, Futagoyama



Yuji, Legrand, Lagni, Branna…


Dave 受到攀岩界注意的同時,另一個同樣十幾歲的攀岩者已經達到了某種頂峰。

Chris Sharma 是我心目中的英雄。」Dave 說:「我買的第一本攀岩雜誌的背面就是他的海報。關於他的報導從沒有間斷過,他總是讓我心裡面保持著狂熱。他的攀岩才能無人能比。我非常喜歡他的攀岩風格,他總是爬得很敏銳。他總是在對的時機出現在對的地方,他總是佔據著旁人的心靈,他給我的影響非常大。

Chris Sharma on a hard problem…


不過雖然 Sharma Graham 是好朋友,但是他們的公開印象與接受度卻是完全相反。

Sharma 來自 So Cal,長得英俊而且身材很強壯,穿著美金1300 的毛線衣出現在 Esquire 雜誌,他從不談路線的級數問題,曾經幾個月休息不攀岩,他的性情平和且風格沈著,給人的感覺很精神化。Graham 來自 Portland,一樣英俊但是很瘦(179公分62公斤),他喜歡討論級數,而且嚴厲批評鑿點的人,不過,這個世界對他並不公平。他幾乎每天攀岩,每一年完攀的路線數量是 Sharma 的兩倍多,而 Dave 從來沒有上過 Esquire 的封面。

其實在每個 Graham 好朋友的眼裡,除了不喜歡鑿點這件事之外,他一點都不會去批評別人的缺點,也很少說負面的話。

「我希望人們可以知道 Dave 其實很聰明。」Kinder 說:「他可以參與任何對話,他有很多想法而且一點都不自私,總是永遠正面思考。附帶一提,我個人認為他真是他媽的好看到不行。他很瘦,但他應該以此引以為傲。」

在自我思考了一段時間之後,十八歲的 Graham 決定不唸大學。在他爸媽的祝福與經濟的幫助下,Graham 在 2000 年的時候離開了美國前往歐洲。以他的用語,他說他要在「充滿經典路線的深坑裡挖掘寶物」。



AN OVERSEAS EXPERIENCE

從十八歲到二十一歲,他爬了許多歐洲最難也是最經典的路線與抱石問題。在 2001 年的5月21日,他成為第一個(至今還是第一個)完攀位在德國 Frankenjura 的 Action Direct(5.14d)的美國攀岩者,Action Direct 是由 Wolfgang Güllich 在 1991 年完成的世界第一條 5.14d。閱讀疲勞時去玩直昇機

Always pockets in Frankenjura


Klem Loskot trying the Action Direct


=========================================================================================
注:Action Direct至今完攀紀錄
1.Wolfgang Güllich (1991)

Wolfgang Gullich soloing Separate Reality (5.12a) in 1986



2. Alexander Adler (1995)
3. Iker Pou (2000)

4. Dave Graham(2001)

5. Christian Bindhammer (2003)

Christian Bindhammer, Tomas and Yuji



6. Richard Simpson(2005)


7. Dai Koyamada (2005)

Dai Koyamada


Dai Koyamada on his Byaku-Dou (at least V15), Horai



8. Markus Bock (2005)

9. Kilian Fischhuber (2006)

Kilian Fischhuber


Kilian Fischhuber on Action Direct


=========================================================================================

2002 年他完攀 Dreamtime(V15)與 Collateral(V14),他是在這兩個抱石問題被鑿點而降低難度之前完攀的。他也首攀法國的一些 5.14c:位在 Boki 的 The Foun;位在 Ceuse 的 Ba Ba Black Sheep;位在 Pic St. Loup 的 Voie de Petrol。抱石方面他也首攀了一些 V14(都在瑞士境內):像是位在 Ticino的 King of Sonlerto;位在 Avers 的 Deep Throat;位在 Susten Pass 的 Lonely Low Lifestyle;位在 Cresciano 的 Confession。當中也包括了他首攀的兩個 V15:位在 Cresciano 的 The Story of Two Worlds;和位在 Chironico 的 From Dirts Grows Flowers。

「我喜歡不斷不斷的嘗試,」Dave 說:「沒有一個美國攀岩者可以像我一樣積極。雖然我的完攀清單數也數不完,但那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每個單一的路線都被獨特的文化氣息包圍著。」

「我待在歐洲的時候,許多人都只因為我同樣是個攀岩者而接受我。」Graham 說:「而這種情況在法國與西班牙尤其明顯。同樣的,在義大利與德國也是如此。我在那裡只是因為我想在那裡爬岩,只是如此而已,我便可以跟他們爬在一起。」

Dave Graham’s 5.14c project at Boki


在歐洲這幾年的其中一次回美國時,Graham 遇到他第一個女朋友,Layla Mammi。之後他們一起回歐洲,並在瑞士、西班牙和德國境內攀岩,直到他們搬進了位在瑞士的一棟公寓為止。

「那時我二十三歲,剛住進我人生的第一棟公寓!」Dave 說著,帶點微笑和不敢相信的表情:「公寓這代表什麼呢?!你不用每天移動來移動去的,也不用四處旅行了,對,沒錯!我真高興有一棟公寓可以住啊!」

Graham 說在歐洲時他慢慢學會怎樣處理這個世界:「雖然我覺得我並沒有處理得很完美,但是我也學到很多。」Graham 說:「而且我改變了很多,我覺得我對自己更有自信,而且不是高中時期的那種自信。」

Graham 的媽媽,Wendy,有一次來到義大利旅行,親眼看到這種明顯的轉變。

「他真的變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尤其是和 Layla 在一起之後。」她說:「他從瑞士一路開車下來到義大利看我,他看起來情況真的很好,他充滿了對自己的自信。我很驚訝他學習了這麼多事情,在社會或政治方面他成長了許多。」

然而當他找到了一個可以接受他的地方時,從歐洲的職業攀岩界的環境來說,他覺得常被排擠。

「瑞士的一些攀岩者後來就不跟我一起爬了,因為他們的競爭意識很強。」Graham 說到。他說他有一次遇到 Fred Nicole 在抱石,那天 Nicole 正在試一個 project,而 GrahamNicole 幾乎沒有跟他打招呼,收了他的東西就離開了。

「其實 Bernd ZangerlFrad 算是有認同 Dave,但是他們也忌妒他。」Kinder 說:「他們都不告訴 Graham 自己的想法與爬法,這樣他們就可以比 Graham 先完攀 project。」

「很遺憾他對瑞士攀岩者有這樣的觀感。」Nicole 說:「不過競爭意試幾乎充滿每個攀岩者的心中,以某種角度來說,這種意識也激勵著每位攀岩者。當然有些人認為這樣子比較消極,但重要的是競爭意識不應該佔據你視野的大部分。」

在完攀了 Coup de Grace 之後,他帶著無比的信心回到美國。這是一條 Dave 稱之為「世界第一條混種路線」的路線,意思是說,這條路線基本上是由四個非常困難的抱石問題組合而成的難度路線。

「雖然我一直很難進入美國職業攀岩界的主流,」Graham 說:「但是我已經克服了以前的那種不滿,我有我看待世界的方式,也許一切會因這種態度變得完美。」

「這無關級數,這無關競爭,」他爸爸說:「而是一種生活風格,他相信這樣的風格可以讓他與這個世界都更完美。我想攀岩是每個人都可以從事的運動,從中發現自己,並找到一些樂趣。」



MAKING AN EXISTENCE

現在,一個晴空萬里的天氣,這個禮拜第一個好天氣。空氣裡有著清新與涼爽,一個上帝賦予猶他州的經典氣候。Graham、Mammi、Isaac Caldiero 和他的朋友 Amber、還有我正前往 Black and Tan Wall,一個 Boone Speed 發現的好岩場,不高,有些難路線,岩質穩固。Graham的手還不能爬岩,他來這裡是來確保、抽點煙、還有告訴我們歐洲政治氣氛下的種族歧視問題。


Caldiero 試了三次,在Graham 把他的 ipod 接到擴音器上之後,完攀了一條 5.14a。之後,另一個不認識的攀岩者要試這條路線,Graham 問他爬的時候想要聽什麼音樂時,他很冷淡,不知道在不高興什麼。Graham 無奈站起來,問我要不要幫他確保,他想爬爬看一條 project。

「我只是想試一下每一步的動作而已。」Graham 說:「如果我覺得手會痛我就下來吧。」每個人都在看 Graham 爬,並期待他可以有好表現。他手有點痛,吊在岩壁上幾次,不過沒有超過十五分鐘,他已經在這條 5.14b 的頂點。過程中他的爬法真的很酷,我們也看到難關要怎麼通過。

「我必須找點事做,不然這裡的每個人,大概都想轟掉我的嘴巴吧?!」Dave 笑著說,他在解開繩子的時候說:「我對每一條路線的動作都非常有興趣,總會想要去試,我真的很喜歡岩壁,我喜歡詮釋岩壁,我想理解岩壁…而且我想我真的可以理解。」

我們移到附近比較簡單的區域,架一條 toprope 給 Amber 爬,她之前從沒攀過岩。

「OK,妳現在要做的事就是不要聽任何人的話,你身體想怎樣就讓它怎樣吧。」Dave 說:「妳不會有事的。」Amber當然不會知道,她正給全世界最棒的攀岩者指導著如何去攀爬她的第一條 5.7。「他媽的!對,沒錯!這樣就對了啦!妳真是有天份。」Dave 說著,Amber 很感激 Graham 的幫忙。

Dave Graham flashes Chutes and Ladders (V10), Hueco Tanks


夕陽西下時我們離開了岩壁的完美世界。Graham 坐在 Caldiero 車子的後座,告訴我更多職業攀岩生涯的事情。不過他看起來有點放空、甚至有點冷淡…,如果你能用冷淡這兩個字形容 Graham 的話。

「我以前從不知道自己的腳色是什麼,我以前總是想說應該做點什麼讓人印象深刻的事,但是這個想法真可笑。我以前覺得作為一個職業攀岩者,必須和攀登困難路線或首攀等等畫上等號。但是在歐洲的那段時間裡我體會到,重要的是,要在別人的心中讓自己成為一個實際的存在。」

「而這必須要靠誠實地做你自己才有可能,你可以因此在別人心裡面留下非常具有能量的火焰。」

沿著丘陵地我們回到 Saint George,在那兒我跟他們分開獨自回家。接下來的那個禮拜手傷未癒的 Graham flash 了兩條 5.14a,雖然說這種東西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沒錯,數字太大通常容易流失其真正的意義,但是某種火焰卻永遠留在我的內心裡。

(完)

此文章於 2007-07-13 05:52 被 nin 編輯. 原因: 新增圖片
ni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6-12-20, 15:54   #2
antony
週末攀言者
 
註冊日期: 2006-11
文章: 44
antony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如果我們在岩館,」Graham 說:「我們就會以不同的爬法一直爬同一個抱石問題。通常心裡面會模仿我們的偶像:爬得像 Francois Legrand 一樣流暢,爬得像 Chris Sharma 一樣充滿力量,或者像 Iker Pou 一樣 lock 住所有岩壁上的東西。」
............................................................................................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Action+Direct

Iker Pou 攀爬地球第一條(9a)...在德國的*Action Direct*
搞不懂一開始翻雜誌的笑點在哪裡 不過 他的確 lock 住所有岩壁上的東西....
找無Dave爬這條影片 把Iker Pou想像成他吧...

..........................................................................................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q=Chris+Sharma

Chris Sharma 在西班牙solo的短片 好像是ice climbing的封面
超炫..
antony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開啟 vB 代碼
開啟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所有時間均為中原標準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11:23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6.8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opyright©2000-2010 台灣攀岩資料庫 www.Climbing.org
本網站由 Why3s 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