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攀岩資料庫
   
首頁相簿E-mail、路線圖、人工岩場教學單位裝備商家網站連結、[初級攀岩課程]

返回   台灣攀岩資料庫 > 活動資訊 > 綜合討論區 > 國際攀岩資訊
註冊 Gallery部落格 論壇輔助說明 會員名單 行事曆事件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國際攀岩資訊 提供國外攀岩訊息,國外攀岩雜誌翻譯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7-12-20, 00:34   #1
nin
版主
 
註冊日期: 2003-09
文章: 527
nin
¿Oªw [國際攀岩資訊] 一種眼光 .... 二十六歲的 Chris Sharma

一種眼光 .... 二十六歲的 Chris Sharma



2007 年的 Mount Clark,我坐在摺疊椅裡,抬頭看著 Sharma 艱難地在四十五度的懸岩上移動。「FAAA!!!」他的左手中指插進一個單指洞裡。「FAAA!!!」他的右手去抓一個側拉的 sloper,抓了又鬆、鬆了又抓,試著找到最大的施力角度,而岩壁上每個手點都相距三呎以上。我看到的是一個非常有力量,卻又異常平順的攀岩風格。看似容易,但是用 Sharma 自己的話是「每個手點看起來都很「像樣」,但是都非常 slopy,每個手點都相距非常遠,而且難度非常連續,沒有可以休息的地方。」

看著 Sharma 在這些手點之間流暢地移動著,但就我的經驗來說,我卻知道這些手點一點都不「像樣」。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他可以抓得住。他每個動作都透露著些許不平衡,而每次在勉力定住之前,都讓人覺得他一定會墜落,而且,沒有機會掛快扣。

「這個 project 會把攀岩的難度推向下一個境界」Sharma 之前跟我這麼說。坐在這麼舒服的位子裡,我覺得好像在看著頂級的攀岩影片一般,但是我卻不知道這最後的結局是什麼。

此時難關已經離他前一個掛好的快扣非常非常遠,因為他已經略過了三個快扣「FAAA!!!」當他抓住右手的口袋點時,他再度吼了出來。Sharma 這時候不是繼續抓住下一個爛點,就是抓住離他最近的快扣。「FAAA!!!Q」他幾乎罵出了一個完整的字。而他沒抓住下一個爛點,Sharma再一次墜落,又是一次將近一百呎的墜落。

我的夥伴 Scott 問我:「你覺得 Sharma 可能完成這條路線嗎?」我想可以,但我希望那個時候晚點來臨。看 Sharma 比以前任何一個時刻,更加燃燒自己的一切來爬一條路線,對他是件不容易的事,對我是件難得的事。雖然這麼說有些奇怪,但是我希望這條路線真的有夠難。

我們說下一世代的夢想,是指什麼?指的是站在這一世代的肩膀上,作出一些我們無法想像的事情。我們沒有想到 Alex Huber 兄弟,可以把 El Capitan 當成幾近是裂隙的運動攀登來爬;也沒有人想到 Tommy Caldwell,可以在一天之內自由攀登 El Capitan 兩次。而另一方面,我們卻可以想像誰誰誰又 on-sight 級數更高的路線。但是 Sharma 這次做的,不是這種。

我覺得 Sharma 在藍綠色的地中海上完攀 Es Pontas 時,已經是他們這個世代的夢想。然而 Sharma 卻在 Mount Clark 這裡讓我知道他心目中,夢想的樣子。Sharma 跟上一世代不一樣,他不是去發現什麼全新的岩場,然後開發出一條全新的路線。而是在我們大家都知道的世界裡,發掘出他眼中新的東西。

在這個巨大的岩壁上,我開發了一條非常難的三繩距運動攀登路線。第一繩距有 5.14d 的難度,路線上的難關非常的困難。之後,接下來的第二繩距是 5.14c,一段四十五度連續外傾的抱石難度路線。最後出了懸岩,是「隨性」的 5.13b 第三繩距直達岩壁頂端。

而 Chris Sharma 打從一開始,便想把這三繩距兩百三十呎的路線,一次爬完。

---- Randy Leavitt,開發了Clark Mountain大部分路線的攀岩者 ----



能夠被攀岩界支持我感到很幸運,很感恩。我想努力盡我的社會責任,並把攀岩水平盡可能地推向更高的進界,讓下一代的攀岩者享有更廣闊的視野。

---- Chris Sharma ----



※※※※※※※※※※※※※※※※※※※※※※※※※※※※※※※※※※※※※※※※※※※※※※※※※※※※
※※※※※※※※※※※※※※※※※※※※※※※※※※※※※※※※※※※※※※※※※※※※※※※※※※※※





攀岩世界的巔峰裡,在那裡,天才的花焰燃燒地耀眼非凡,卻總是過於短暫。十年已是叫人滄桑的漫長歲月。踝關節受傷、肩膀脫臼、指關節鈣化,而那些少數免於受傷的天才常常在強大的心理壓力下,慢慢黯淡下來。



經常面對身體與心靈上極限的 project,也意味著經常面對失敗。這種過程的掙扎已經讓許多天賦異秉的攀岩者,離開了這種世界,這種常常面對失敗的世界。而今年二十六歲、身心都有著無比力量的 Chris Sharma,在運動攀登與抱石領域已經屹立不搖超過十二個年頭了。

Sharma on the Three Degrees of Separation


在他完攀 Realization 六年之後,今年七月,Sharma 回到了法國 Ceuse,嘗試了另一條路線 Three Degrees of Separation(5.14d)。這條路線跟 Ceuse 岩壁上許多路線一樣,多年來都沒有完攀者。Sharma 當年爬 Realization 時已注意到這條路線,他在七月二十三日首攀了這條路線。這條 5.14d 先經過一段 tufa,接下來是一段滿是小小 crimp 的岩壁,最後是連續三個非常遠的 dyno、三個法國攀岩者 Arnaud Petit 認為不可能的 dyno,之後達到完攀點。對於這十年都在世界各地漂泊攀岩的人來說,Sharma 這次回到 Ceuse 算是有點回家的感覺。當時身邊有兩個美國夥伴同行,剛完攀 Realization 的 David Graham 與剛完攀 Realization 的 Ethan Pringle。

Graham at the start of Realization


Graham on the Realization


Yuji on the Realization


David Lama on the Realization


在法國的這段時間裡,除了與 Sharma 長期合作的攝影師 Corey Rich 用相片紀錄了 Sharma攀登 Three Degrees of Separation 的過程外,這些過程也會呈現在 Josh Lowell 所執導的 King Lines 影片裡。去年 Lowell 與 Peter Mortimer 經由美國 NBC 透過在西班牙 Mallorca DWS Es Pontas 的拍攝過程,把 Sharma 介紹給全美觀眾。在這麼多的媒體曝光下,Sharma 想要保持一貫的低調與沉默,似乎會越來越困難了。

Three Degrees of Separation


Sharma climbs the EPUSA plastic wall


在 Lowell 的 King Lines 影片裡,有著全世界攀岩者腦海中對 Sharma 的經典印象:在灰色與橘褐色為底、交錯著藍色瀑布般的岩壁上移動著,而 Sharma 抓著對我們來說僅僅是腳點的手點,望著上方的口袋點一躍而上。Sharma 的攀登風格在優雅的姿態中也帶著粗野的氣息。他把孩子般的玩樂天性與野獸般的驚人天賦揉和在一起,這除了讓其他頂尖攀岩者又愛又怕之外,也時時激勵著我們自己在岩壁上的每一分每一秒,可以再爬高那麼一點,再多撐久一點。

Two climbers


在這過去的一年裡,大概是 Sharma 至今為止最多產的一年了。他完攀了 La Rambla Direct(5.15a),on-sight 許多位在西班牙 Rodellar 的 5.14 路線,還有他的新里程碑 Es Pontas。似乎每一條路線都在為著下一條路線做準備一樣,即使認為自己已經算是運動攀登裡的老一輩,Sharma 卻認為他還沒有完全發揮自己的潛力。

Climbing Magazine:「Patxi Usobiaga 繼完攀了 La Rambla (5.15a)之後,今年的十二月三日,又在西班牙 Santa Linya 完攀了一百七十呎的路線 La Novena Enmienda(5.15a),這是由 Dani Andrada 在 2005 年首攀的 5.15a 路線。但是Patxi Usobiaga 並不是第二位完攀這條15a的攀岩者,就在他完攀前幾天,Chris Sharma 也完攀了這條 15a 路線。」

Dani Andrada on the boulder part of his another 5.15 route


Working on the La Rambla Direct


Es Pontas


On the Es Pontas


Usobiaga on the La Rambla Direct


Usobiaga on La Novena Enmienda(5.15a)


「說到底,我只是一直在尋找一條能夠完全吸引住我、激發我的路線。」Sharma 用他溫和的聲音說:「我不是那種可以訓練的人,可以訓練3個月變強壯之後去試路線的那種人。我只會在路線上重複嘗試而已,我的訓練就發生在每一條路線上而已。」這種方法需要一種遊牧般的生活作基礎,依著季節和氣候來決定下一個目的地是哪裡。在世界各地的漂泊生活讓 Sharma 變成一個小背包客,離開某地後隔天就在另一個朋友家舖上睡袋。

India trip


Sharma shapes the EP holds


「這樣說聽起來是陳腔濫調了點,但對 Chris Sharma 說來家就是在旅途中。」攝影師兼好朋友 Rich 說:「他不在乎他睡哪裡、他吃什麼,也沒有什麼訓練計畫。我想這絕對不是一個專業運動員所過的生活。他能夠以這樣的生活方式維持到現在,可說是真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Sharma Realization large set


近十年來,我們看著 Sharma 從一個不世出的天才,成為一個攀岩的王者。這個腳色和他謙虛溫和的個性有點不搭調。這些年來 Sharma 已經習慣了這種四處為家的攀岩生活,但是著眼於未來,他想要安定一點。今年秋天,他打算定居到西班牙 Mallorca。在這裡居住可以讓他方便往來於歐洲各個有名的石灰岩岩場,並讓他在地中海那藍綠色的海面上,尋找下一條 DWS 的經典路線。

Sharma and Toni


我們趕上了 Sharma 回美國的短暫行程,並且問了他一些事情。在名聲之中過生活,在可能與不可能之間徘徊,還有在這個無止境的漂泊生活中,如何找到屬於自己的平衡。

We should know these climbers if we love climbing



------------------------------------------------------------------------------------------
------------------------------------------------------------------------------------------


為什麼在這個夏天裡你會再次回到法國 Ceuse 呢?

我們想為 King Lines DVD 多增加一些內容。我們曾經坐下來討論了很久,到底去哪兒好呢?當時是夏天,所以很難在一個很涼爽的地方去爬一些很難的路線,但是夏天卻是 Ceuse 一年裡最好的季節。所以我跟 Josh 與 Corey 提到,我記得以前在 Ceuse 有兩個 project。六年前我在爬 Realization 時,我曾經試過其中一條路線。那是一條 Arnaud Petit 打的路線,我記得我有試攀過它。這路線上有一個非常非常遠的 dyno。當我從山下看上去時,我發覺這條路線的開始部分應該更直接一點、更漂亮一些。Petit 當初打這條路線時,起攀部分先慢慢往右之後才再折回來。如果開始就直上的話,則是先爬一段 tufa,然後一段 pocket 點,接下來是 dyno。所以今年在嘗試這條路線之前,我把這條路線的 bolt 重新打了一次。這次再度回到法國 Ceuse,原先我沒有預期要完成什麼太難的路線,只是想再一次在這片美麗的岩壁上攀岩而已。沒想到這條路線真的是一條很經典的路線。這路線上面的動作實在是太驚人,很獨特。我很少看過一條路線上有這麼多 dyno 的動作,而且在連續 dyno 前的部分,也都是很經典的動作。

Arnaud Petit


Arnaud Petit on a V11 problem


Arnaud Petit's topo of Free Rider on El Cap


Chris Sharma working his futuristic but possible project left of Realization in Ceuze


Chris Sharma working his futuristic but possible project left of Realization in Ceuze


六年前你完攀了 Realization,而那時的夥伴們現在也一起試這些路線,你會不會覺得跟相同的夥伴回到相同的岩壁是件很棒的事?

是的,有 Dave 與 Ethan Pringle,我們都在一起討論路線。這是段美好時光。

Graham and Sharma trying to figure out the sequence


Graham


Graham and Sharma


很顯然地,你這些年來持續地花了一些時間與心力在 Ceuse。這地方有什麼特別之處呢?為什麼你會不間斷地回到 Ceuse 呢?

這裡的石灰岩壁與上面的手點,單純而且困難,使人驚艷。而且我很喜歡走到 Ceuse 岩壁下的路程,這是個可以把健行與攀岩經驗完美結合的地方。這段路程總是讓我身體充盈著健康氣息。這個岩壁位在小山頂上,並用它的藍色線條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這個岩壁上有著非常困難、卻讓人抱著一絲希望的路線,這些經典路線從 5.12 到 5.15 都有。重要的是,這個岩壁還存在著給下一代攀岩者帶來希望的 project。

Ceuse


Ceuse


Usobiaga on the Realization


在 Ceuse 時,你還有沒有別的發現?

嗯,我在 Realization 左邊不遠處打了一條路線。這路線非常困難,事實上對我來太難了一點,對現在的我來說。



你的攀岩之旅已經多久了?

大概十年。

Life


你曾想要有個家嗎?

我的家在 Santa Cruz,不過我每三個月才會回來待上一個星期。我想這就是我的生活模式了。如果生活是這個樣子,我也必須學會享受。我想有一天我會定下來。

Bouldering in New Zealand


每個有機會跟你一起攀岩的人,都知道你的行李很簡單。現在你的背包裡面有什麼呢?

因為我在歐洲有一部車子,我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在車子裡了。在這裡我也有一部車子,當然也放了所有必須的東西。我必須帶的只是繩子、快扣、坐袋和幾件衣服。我去歐洲時,通常背包裡只是一日所需而已。我把車停放在歐洲朋友的家中。許多時候我只是在旅館與機場之間來回而已,當然了,背包裡還是一天所需的東西而已,嗯,加上一隻牙刷。

With girlfriend


你覺得對旅行抱持著熱忱是不是一件困難的事?這樣的熱忱曾經消失過嗎?

我想這是一定的,至少對我來說。大部分的時間我還是很有熱忱的。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我想我沒有隨時隨地都很有攀岩的動力,因為這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而已。我這樣生活已經很久一段時間了,而我也很適應這裡面的一些事情。有些時候會發生一些困難,但這些我都可以處理。世界各地我有許多朋友,當我到了一個地方時,我可以在某個朋友家落腳。我覺得適應上比較困難的,是在機場與交通工具上的時候。當我搭了一天的飛機或巴士或在五天之內睡了五個地方,這些都讓人覺得疲倦,把人都耗盡了。這時候,要是能到一個地方落腳一陣子,我會覺得非常好。可是這些都取決於當時的氣溫,一年中的季節,與下一個 project 的地方。

Ethan Pringle climbing The Black Bean, a 75m 8b+ at Ceuze, France


接下來你有計畫去哪裡嗎?

今年我想在這裡把十月份待完,之後,我想去西班牙攀岩,並在那裡住上一陣子。我想試著在那裡定居下來。我旅行了這麼多年,我有點想要一個可以居住的地方,並試著安定下來。對我來說,我的老家 Santa Cruz 的最大問題是,那裡沒有太多地方可以攀岩。我喜歡 Santa Cruz,是因為這裡的風土民情,還有這裡的海,但是這裡不適合攀岩。我覺得西班牙 Mallorca 是一個完美的地方,因為它的海岸,還有它那無限可能的路線。我想,歐洲畢竟是處於世界的中心,這麼多文化,這麼多語言。我必須融在這些不同的文化中生活,而我喜歡這樣。我想在歐洲多花些時間,繼續在那裡旅行,所以我想我必須在那裡有個家。沒有家,讓一個人很容易被消耗殆盡,肉體與精神。我已經旅行這麼久了,我想應該是開始一些不同的生活方式的時候了。


Miguel Riera,介紹 Es Pontas 給 Sharma 的西班牙 Deep Water Soloing 教父:「你有時候爬得很高,你不想掉。海浪在腳下二十幾公尺,而你心中偏偏想到那天什麼人說誰誰誰 DWS 時摔斷肋骨。…海浪很大,不小心被海浪打到岩壁而撞到頭時,you are finished。」


所以你接下來要去 Mallorca 嗎?

對,我已經去過十一次了,那裡已經像我的家一樣了。

Warn up to the ledge on the Es Pontas

Wow


這樣攀岩旅行的好處在哪裡?

總是在新的地方,認識從不同國家來的新夥伴,學習新的語言,一直在探索新的東西,不知道接下來會出現什麼人、事、物,遇見某個人到最後住進他家,在每個充滿異國文化的地方攀岩…。我想就是這些,讓我對這個世界更加了解。

Do you see any hold


你認為在歐洲有多少 king line?這會是你一直追求的東西嗎?

我想真的有無限多。有多少岩壁,就有多少 king line。對我來說,king line 只是一件單純的事物。king line,是激勵我與啟發我的東西。我很幸運有這些機會,可以探索世界上的路線,探索可以啟發我的路線。其他人也許沒有這麼多機會,可以像我一樣旅行,但他們也在自己的秘密花園裡尋找自己的 king line。那是在睡夢中也在呼喊著他們的路線。也許那不像 Ceuse 的路線這麼漂亮,但卻是指引他們變成更棒的攀岩者的一條路線。以我來說,king line 就是一條帶領我進入另一個階段的美麗路線。我想,這在心理上沒有人不同。我爬得稍微好一點,也僅僅是因為我很幸運地,可以把我的生命花在世界上許多非常棒的地方。可是我永遠記得當年還是孩子的我,在 Castle Rock 抱石的感覺,那時在到處尋找新抱石的冒險中,已經讓我知道什麼是生命中最棒的,直到現在。

work hard = injure seriously


你還記得當初的抱石問題嗎?

不記得。這應該是指心理的一種狀態。那裡是有那麼多的抱石,而我每天就想著去找些新的。這是最單純的探險,就是去找到一個新的抱石,有點像作夢般看著它,研究著他,然後讓這個美夢成真。



我有些好奇,你對冒險有這樣的熱情,那對你來說是不是在內心裡尋找什麼東西呢?

我想是的。我花好幾個月在一個 project 上面時,需要不斷的專注力與很大的決心,因為並沒有人保證這條路線可以被完攀。這個心態需要學習,這與爬別人的 5.15a 不一樣。一個 project 永遠在我當時的能力之上,這需要奉獻自己的所有。在那樣的情況下,我總是覺得很棒,我會覺得我正活在我生活的目的中。如果有幸有一個 project 推動著我,那生活上的一切都變得比以往清晰。我不用懷疑我自己,不用遲疑我當下該做什麼,一切都變得不言而喻起來了。就在這裡,就是這個 project,這就是我要做的。我極需要可以推動我心靈與肉體邁入下一境界的東西,所以 project 對我來說應該是心靈層次的解釋。接下來的旅程,還有許多我必須學習的東西。



當你的生活中沒有這樣的路線來為你的心靈秤重時,你是否覺得該做什麼、該去哪裡都變得模糊起來了呢?

對我而言,這絕對是的。我總是跟隨著這些 project 來行走世界。這些 project 讓自我變得清楚,不然我只是隨處漂泊而已,我沒有可以拋下錨的地方。一旦有了 project,心裡面與身體上也都有了棲居之所。當我完成了一個 project 之後,會興奮的期待來日,但是很快地那興奮被磨光之後,我不知道我自己該做些什麼,我會再度覺得失落。我有些朋友大學畢業,他們也跟我說了一些相似的感覺。他們花了所有光陰在唸書,剛畢業時他們覺得能挑戰任何事物,但是卻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才好。我總是在四處漂泊,總是在尋找我該做的事情。只是攀岩並不能讓我繼續攀岩,有著這些 project 對我是件很好的事,週遭事物都變得清楚了,沒有疑惑。

你覺得上一代的攀岩者有沒有他們的 king line 呢?他們的 king line 曾經鼓舞過你自己嗎?

當然,曾經鼓舞過我的路線有 Smith Rock 的 Just Do It(5.14c),這絕對是一條 king line,這是一條很長很難而且很漂亮的路線;還有 Virgin River 的 Necessary Evil(5.14c);還有 Super Tweak 等等。抱石方面,Midnight Lightning、Thriller、The Force,這些都非常激勵人心,都是 highball,都是具有絕對價值的抱石。


Boone Speed,美國頂尖攀岩者:「第一次遇到 Sharma 時是 1997 年吧,我記得。因為那時他在試我爬過最難的路線 Necessary Evil(5.14c),很快、很容易地完攀了它,我那時想,接下來的攀岩界應該看他了。」


Boone Speed


Boone Speed



Andy Puhvel,第一個帶 Sharma 攀岩的攀岩前輩:「在某一個星期六,有個十二歲小伙子來到 Pacific Edge 岩館,這小伙子我以前沒看過。…有一個摩擦點,我不清楚他是不會抓還是抓不住,不重要,反正他把中指插到螺絲洞裡,把身體往上一拉繼續下一個點時,下面的人全部啊!啊!啊!」


十幾年前,當你剛剛出現在攀岩界時,大家都認為你是個非常有能力的小子,心理素質與身體能力都超乎常人。但是也被當時的一些頂尖攀岩者批評,說你的腳上功夫很不好,也說你沒有嚴謹的訓練週期等等。十四、十五歲的你被貼上未來的標籤,那時的你會覺得很有壓力嗎?

當時的我比較沒有這方面的感覺。攀岩就只是一種生活樂趣而已,像是遊戲般的東西。攀岩表現像是快樂心態下的一種延伸。當我的心靈被鼓舞時,覺得什麼路線都難不倒我,我會不計一切地去完成它。如果路線或環境激不起我的興趣,我連動都懶得動。如果我沒有了 project,我很難自我訓練。我從來不訓練的,我做不到。從以前到現在我做的,就只是找尋一條激勵我的路線,開始爬它,然後爬個千萬遍,直到完攀。訓練就發生在路線上。對我來說,訓練很困難,所以我也很難為了一條路線在家密集訓練,然後在兩個月內變厲害。我只會直接試它再試它,然後試個一百萬遍。

不過之前,我從來沒有對攀岩這件事感到壓力,直到最近。我對攀岩從來不會太嚴肅,因為那應該是一件高興的事,直到最近,我開始會思考以前沒想過的事。當我年輕時,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再也沒那麼強壯了,雖然我感到我的能力依舊還沒完全發揮。我現在二十六歲,開始意識到,時間有限。現在,我開始變得比較積極了,我想把自我的能力再度推向下一個境界,我想看看作為一個攀岩者,我的潛力能夠發揮到什麼地步。在每一條路線上的攀登,都讓我學到許多。吸收這些東西並且把他們融合之後,可以幫助我並尋找下一個 project。這些在路線上的進行式是從不間斷的,而不是打算到哪裡為止。解決一條困難的路線,從來就不是最後的解答,而是路線與下一個路線間的一段路程而已。

Boone Speed 與 Ron Kauk 建立了當時美國攀岩界的新標準,他們可以 redpoint 5.14,並給「可能」這個字下了最新的定義。就是因為他們證實了這些路線是可以完攀的,所以我在知道自己可能可以完攀那些路線的預期下,完攀了那些路線。這就是首攀帶給下一代攀岩者的意義所在,亦是首攀的困難所在。剛開始你是完全不知道這條路線到底可不可行,前無古人的不確定讓人倍感困難與壓力,你必須要有很好的洞察力,才讓可能性成真。

而現在的我,也在試著讓自己的攀登能力邁入下一個境界,讓下一個世代直接從我的「可能」出發,繼續他們的夢想,繼續發現下一個世代的極限所在。攀岩界的發展歷程不就是這樣嗎?



At 17 years old, his mom told him:「You should not be stuck at the school, you should go climbing.」










因為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時間有限,你是否確實感覺到二十六歲這個年紀?

對,我比以前更容易酸痛,我也要比年輕時做更完整的熱身。但是說實話,我覺得我還在不斷地進步當中。我不確定我比八年前強了多少,也許以前比較強,但是以前沒有相同的經驗可以比較。許多人會覺得強是指身體的強壯,但對我而言,應該是心理的變化。

心靈變的更積極、更光明,是我內心最重要的進步,至少跟耐力與爆發力的進步一樣重要。能夠更專注在眼前,能夠更明確地說出自己想做的,然後讓它成真。這讓我的漂泊生活更容易,並能帶著有趣的心態來嘗試別人已完攀的路線。重要的是,能夠更專注,精神不會被生活瑣事消磨殆盡。

Spainsh national bouldering comp






你覺得你已經是職業好手了嗎?

我不知道,但我很確定在比賽裡,在一些熱鬧的抱石秀裡,許多年輕的攀岩者都做得比我好。雖然說這次的比賽裡(Mammut每年在美國辦的抱石賽),我完攀了第四個抱石問題而其他人沒有,那是因為它比較需要技巧,它的風格比較奇特,比較像戶外的抱石問題,而這恰巧是我在行的。若要成為職業好手,在比賽中表現亮眼,我想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方面我一直在學習。

以下鏈結才是對的
Video : 2007 Salt Lake City
http://boulderingcomps.com/fileadmin/Files/Video/mammutbig.mov


The fourth problem


Pete Ward,Course Setter of Mammut Bouldering Championship:「Sharma 贏得漂亮的地方在於,他完攀了那個技巧性的第四個問題。他曾經是一個 campus 每個抱石問題的小伙子,那時的他比每個人都強。可是他會贏得這次比賽,並不是因為他是最強的,而是因為他爬得最好。」

Mammut Gravity Brawl Comp


In India


在完攀 Realization 之後,你有一段時間對什麼都提不起勁。當時你寫到你考慮放棄攀岩,如果當初你放棄攀岩,你會做些什麼?

在當時,我確實寫了那篇文章。那時我對東方哲學與冥想非常感興趣。我在思考,在攀岩方面進步對我而言,代表了什麼?我想整理出重點。攀岩,在岩壁上攀爬,是什麼意思?我還沒嚐過生命中其它事物,心裡面另一個我,想要去試試看,試試看別的事情。但是現在,我認為攀岩已經是我是誰的一個組成部分,是我生活作息的一部分,是我表達自我的一個方法,是我存在這世界中的方式。過去我對它,攀岩,質疑很多,但是現在卻很清楚。攀岩就是我是誰,我在做什麼的答案。攀岩讓我的自我意識更清晰,也更強烈。

Good luck to sharma


我覺得很幸運,我被許多贊助商與支持這些贊助商的攀岩者們,支持著與鼓勵著。我很幸運,直接或間接,一點一滴被世界上所有攀岩者支持著。這些支持讓我可以在各地攀岩,並向未知的境界前進。回首過去的足跡,我覺得感恩。沒錯,在過去,當我嘗試Realization的那段時間,是我生命中的黑暗時期,很難正常過日子。只是,如果攀岩的腳步不曾停過,就總是有東西從這樣的生活中稀釋出來,慢慢凝聚成自我的一部分。生命中總是有更難的路線等在前方。

The mono


Esparanza V14


對你來說,一條路線太難是什麼意思?不可能又是什麼意思?

就拿我剛剛在 Ceuse 打的路線來說,就是我說太難的那一條,路線上有連續六個動作,每個動作我只能定住一兩秒而已,而六個動作都是這樣的難度。這對我而言,就是太難。但是我能抓得住這些點,所以理論上如果我能進一步抓得更久,我就能移動我的身體,這是可能的,雖然不是對現在的我來說。

但是 Realization 也是在十五年前打的,那也是可能的。所以也許接下來的十五年,哪個年輕小伙子走上去並完攀了對我來說太難的路線。這或許就是下一個水平,或許 5.16,我不知道。基本上,這就是極限,至少你要抓得住每一個點。一條路線上,點要夠多,而每個點都可以抓得住才行。如果是從一段 V14 到另一段 V14,之後再繼續一段 V14,那這是可能的。這只是誰能夠把這些連接起來,一口氣爬完的問題而已。也許不在我的有生之年。

Hueco Tank


現在你還是很想完攀 Ceuse 這條路線嗎?

那倒沒有,我比較在意的是 Clark Mountain 的那條 project。

那條 project 命名了嗎

還沒。

Sharma on his mega project


Ethan Pringle off the mega project


Randy Leavitt,開發了Clark Mountain大部分路線的攀岩者:「下一世代的夢想,是指什麼?指的是站在這一世代的肩膀上,作出一些我們無法想像的事情。我們沒有想到 Alex Huber 兄弟,可以把 El Capitan 當成幾近是裂隙的運動攀登來爬;也沒有人想到 Tommy Caldwell,可以在一天之內自由攀登 El Capitan 兩次。而另一方面,我們卻可以想像誰誰誰又 on-sight 級數更高的路線。但是 Sharma 這次做的,不是這種。當我覺得 Sharma 在藍綠色的地中海上完攀 Es Pontas 時,已經是他們這個世代的夢想。然而 Sharma 卻在 Mount Clark 這裡讓我知道他心目中,夢想的樣子。Sharma 跟上一世代不一樣,他不是去發現什麼全新的岩場,然後開發出一條全新的路線。而是在我們大家都知道的世界裡,發掘出他眼中新的東西。在這個巨大的岩壁上,我開發了一條非常難的三繩距運動攀登路線。第一繩距有 5.14d 的難度,路線上的難關非常的困難。之後,接下來的第二繩距是 5.14c,一段四十五度連續外傾的抱石難度路線。最後出了懸岩,是「隨性」的 5.13b 第三繩距直達岩壁頂端。而 Chris Sharma 打從一開始,便想把這三繩距兩百三十呎的路線,一次爬完。」

Ethan Pringle working out the mega project


你完攀 Realization 六年之後,才見到第二位與第三位美國攀岩者完攀 Realization,Dave Graham 與 Ethan Pringle。許多攀岩者也嘗試了你其它的路線,Ethan Pringle 已經試爬過你的 Es Pontas,他說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能力完攀它。你覺得你和世界上其他攀岩者的斷層是怎樣出現的?

每個人都在照著自己的方式進步。我比較幸運的是,我比較早起步。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追尋著能夠激勵我的路線而已。對這個問題我沒有想很多。有許多攀岩者都快速崛起,像 Adam Ondra或 David Lama。許多人正在進入攀岩界,而且一定會做出更驚人的事情。

重點只是在於動機與激情。攀岩者要找到路線。

After working on the Dreamcatcher


Ethan Pringle on Dreamcatcher


Ethan Pringle on Dreamcatcher



Chris Sharma:「能夠被攀岩界支持我感到很幸運,很感恩。我想努力盡我的社會責任,並把攀岩水平盡可能地推向更高的進界,讓下一代的攀岩者享有更廣闊的視野。」


跟其他攀岩者比起來,你的相關文章與攀岩電影都多得多,你怎樣保持這麼高昂的熱情?

像我剛剛說的,我覺得攀岩界的許多支持,讓我感到很幸運。能夠扮演提升攀岩水平的角色,讓我充滿感恩。以前,我喜歡低調的生活,但卻常事與願違。這樣的生活,這種矛盾,我不好過,我掙扎過。

但我現在可以坦然面對各種傳播媒體,他們紀錄我的攀岩歷程與生命腳步,讓我參與攀岩這個廣大社群的互動。雖然我只是嘗試激勵我的路線而已,但是如果能夠透過我們一起完成的電影,把我的經驗分享給大家,激勵大家,這是我現在非常願意的事。

Bouldering near the Pacific Ocean


你覺得西班牙女孩怎樣?

哦,這我不清楚,不予置評…。

(完)




本篇文章內容約略綜合自下列幾個網站

Arnaud Petit & Stephanie Bodet's Blog
EPUSA
NPR Chris Sharma interview
Chris Sharma redpoints La novena enmienda 9a+
KAIRN Chris Sharma interview
Petzl Crew's Blog
Best Week of Climbing Ever?
Dave Graham repeats Biographie (9a+)
Chris Sharma redpoints La novena enmienda 9a+
MAMMUT-EMS Bouldering Championships
Pyramide
Climbing.com Pro Blog
KNOX
Big Up
UK Climbing
Patxi Usobiaga
Dani Andrada’s Blog

另外幾篇關於 Chris Sharma 與 Dave Graham 的文章

[國際攀岩資訊] 歐洲之旅 - Sharma 的心靈
[國際攀岩資訊] 西班牙之旅 - Chris 共和國
[國際攀岩資訊] Too many projects,too many dreams
[國際攀岩資訊] 140+ 5.14s...What's left for Dave Graham?(1)
[國際攀岩資訊] 140+ 5.14s...What's left for Dave Graham?(2)


此文章於 2008-01-02 07:30 被 nin 編輯. 原因: 文章重組,鏈結修正,字型更改,圖片增加。
ni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12-20, 05:08   #2
Vicky
中度攀言者
 
註冊日期: 2005-05
文章: 128
Vicky
哇賽!有圖、有翻譯、有feel。
謝謝nin :)
__________________
Inner peace & Free
Vicky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12-20, 09:17   #3
飄飄
輕度攀言者
 
註冊日期: 2003-12
文章: 51
飄飄
謝謝nin 分享這些美好的故事
飄飄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12-20, 09:49   #4
黃百樂
輕度攀言者
 
註冊日期: 2006-03
文章: 85
黃百樂 正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謝謝您的翻譯
辛苦了
黃百樂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12-21, 01:24   #5
nin
版主
 
註冊日期: 2003-09
文章: 527
nin
¿Oªw 2007 Salt Lake City

以下鏈結才是對的
Video : 2007 Salt Lake City

http://boulderingcomps.com/fileadmin/Files/Video/mammutbig.mov
ni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12-23, 21:41   #6
VicWu
攀言癌症患者
 
註冊日期: 2001-12
文章: 467
VicWu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傳送 MSN 訊息給 VicWu
相當精采的翻譯,流暢通順,文字鮮明,內容也可以讓我們好好省思一番
__________________
會被阻擋的不叫決心!!!
VicWu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7-12-24, 13:41   #7
Tony
攀言癌症患者
 
註冊日期: 2005-11
文章: 530
Tony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感謝nin的翻譯.
__________________
我討厭過多的束縛,這讓我感到窒息!攀岩對我來說是一種身體的解放,所以我喜歡抱石甚於運動攀登.
Tony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8-09-14, 12:50   #8
tri
週末攀言者
 
註冊日期: 2008-09
文章: 22
tri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然而 Sharma 卻在 Mount Clark 這裡讓我知道他心目中,夢想的樣子。Sharma 跟上一世代不一樣,他不是去發現什麼全新的岩場,然後開發出一條全新的路線。而是在我們大家都知道的世界裡,發掘出他眼中新的東西。

在這個巨大的岩壁上,我開發了一條非常難的三繩距運動攀登路線。第一繩距有 5.14d 的難度,路線上的難關非常的困難。之後,接下來的第二繩距是 5.14c,一段四十五度連續外傾的抱石難度路線。最後出了懸岩,是「隨性」的 5.13b 第三繩距直達岩壁頂端。

而 Chris Sharma 打從一開始,便想把這三繩距兩百三十呎的路線,一次爬完。
---------------分隔-------------------------------------------------------

備註: Mount Clark .This is the best limestone climbing in California,
although many believe it's located in Nevada

-----------我是分格線------------------------------------------------------

美國時間9/11.2008.瞎馬終於完攀這條也許5.15b超難超長路線(75米.)

原路線75米.3個繩距.經過10個月的段斷續續奮鬥.終於完攀...一個字.強!!
tri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8-09-14, 13:32   #9
tri
週末攀言者
 
註冊日期: 2008-09
文章: 22
tri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路線是從Monastery開始直上攀登.

Monastery.原意是修道士.是Randy Leavitt 開發.瞎馬chris sharma重打
tri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8-09-14, 19:55   #10
tri
週末攀言者
 
註冊日期: 2008-09
文章: 22
tri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接續上文.sharma重打耳片.
http://8a.nu/

Jumbo love, 9b 14/09

Chris Sharma's Clark Mountain project now has a name. He named the 75 meter route Jumbo love and also suggested 9b.

http://climbing.com/news/hotflashes/...ntain_project/
tri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08-09-15, 02:46   #11
a-wei
重度攀言者
 
a-wei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3-05
文章: 175
a-wei
感恩
__________________
別改點來將就你的攀登能力 讓難路線提升你的能力
聰明的攀登者會挑適合自己的路線爬
不懂定線規則,不了解螺栓結構與使用規範者與不了解安全確保架設者 請不要擅改岩點
別讓你的自私與方便 縮短了公共岩場的壽命
http://li-air.cc/home/space.php
http://spaces.msn.com/members/cehome/
a-wei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10-04, 20:50   #12
Gavin
週末攀言者
 
Gavi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0-02
文章: 28
Gavin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好棒的文章!
Gavi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0-10-08, 20:35   #13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This is so great!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開啟 vB 代碼
開啟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所有時間均為中原標準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16:01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6.8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opyright©2000-2010 台灣攀岩資料庫 www.Climbing.org
本網站由 Why3s 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