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攀岩資料庫
   
首頁相簿E-mail、路線圖、人工岩場教學單位裝備商家網站連結、[初級攀岩課程]

返回   台灣攀岩資料庫 > 技術討論區 > 綜合攀岩技術討論 > 攀岩訓練綜合討論 > 攀岩者的特質、攀岩心理
註冊 Gallery部落格 論壇輔助說明 會員名單 行事曆事件 搜尋 今日新文章 標記討論區已讀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05-02-12, 03:54   #1
kevin
論壇管理員
 
kevin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1-11
文章: 1042
部落格文章: 1
kevin 的聲望功能已被停用
Francois Legrand 積極的思考

翻譯:Steven Chen (1999/1/5)
原載於:Climbing 雜誌140期1994年
(原文發表於:素人攀岩館討論區)


  Francois Legrand(風濕瓦日.路特杭)創造他的生涯就像雕刻家雕琢他的作品一樣,他具有獨到的眼光,總是能夠清除一些會障蔽他潛力的障礙。他創造了無可比敵的紀錄:四年內,三屆世界杯的勝利、兩屆世界錦標賽冠軍,...... 但是我們只是看到他在岩壁上的表現,卻不知道他內在的特質與多方面的天份。Legrand 說:「我不是一個有力量的人,所以我發展我的技巧」。


  雖然;Francois只有23歲,但是他笑起來時 卻有很深的皺紋,他很輕但是不瘦,他的手臂柔軟而平順,與他顯露的血管不太搭調。 當他攀岩時,他輕鬆的態度隱藏他的力量,他不在岩壁上時,他是不鬆懈和高雅的。在八月Francois與他的朋友去美國度假,他們租了一台旅行車,以兩週的時間橫渡美國西岸,途中邊攀岩邊休息風景,爬兩天休息一天。這是他四年來第一次錯過比賽而去旅行。對許多美國人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有機會看到Legrand爬岩。有一天在Rifle,下午一點,Legrand已經爬了14個pitches,其中有四個是5.13a的on-sight,三個5.13b/c他嘗試on-sight;他的興致非常高,沒多久他就完成了這些路線,一週前在Cave Rock 他差點就on-sight一條Slayer5.13d,但他墜落了、然後他從墜落處繼續再爬,並且登頂。他下降到地面,經過十分鐘的休息後,他redpoint上了這條路線。

  Francois Legrand五歲的時候開始接觸攀岩,直到十二歲的時候攀岩已經成為了他的週未活動,但有時候他是跟家人一起去,而不是他自己要去的。青春期時攀岩已經佔去他大部份的時間,他開始對上學感到無趣,而花愈來愈多的時間在他家附近的岩場攀岩。最後,他以上學會限制他攀岩的進步為由,不顧家人的反對,休學離開了學校,他打包行李,搭便車到法國南部的Plage,他以山洞為家,經過了好幾年。他都在法國南部攀岩,並且有了一些進步,他已經可以redpoint爬上幾條8b+s(5.14as)的路線,甚至開始參加比賽。Legrad描述他的攀岩生涯與比賽生涯是分開的,他的攀岩生涯是從五歲開始的,而比賽生涯開始於18歲,而後者耗費了他的人生。

  在世界杯與大師巡迴賽(Master Circuit)之間,一年只有三個月的空檔。而這三個月也就是Legrad最辛苦的訓練季節。當他針對自己全弱的一環訓練,通常這些弱點都不會直接影響他比賽的表現,但卻可提昇他整體的技術水平。Legrad並不想成為一個強壯的攀岩者,力量對於比賽而言並不是真正重要的,耐力才是,但如果我乎視了力量的訓練的話,我就不會進步的那麼快,Legrad說。在訓練季中,他以間隔訓練來保持他的心血管健康,並徹底執行。

  Legrad 保持他爬兩天、休息一天的例行計劃,即使是賽事密集的月份也是如此。他說他太喜歡攀岩了,所以不想多休息一天,他只有在一些比賽後,他才會爬一天,休一天。大部份的選手在比賽後都是休息二天,不過他說:「這樣會使我變得遲鈍、心情變差」。

  不管他在什麼階段,Legrad 保持積極的態度,攀岩時發出很大的聲音,對他而言似乎是很自然的。不知道是運氣還是什麼,他幾乎沒有受傷的困擾,儘管他連每天的熱身都不作。我是職業的,你看;如果我每天花兩小時跑步、做伸展運動後才開始爬的話,那我可能早就爬了兩小時了,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浪費,Legrad說。另外Legrad 對於比賽的態度也與眾不同,在競技場外他是不會與別人競爭的。他說:當我去岩場時我是去攀岩的,而不是去與別人一較高下,所以如果有人想要在比賽之外與我較量的話,我不會和這個人一起爬。

  Francois Legrand他最好的朋友,日本的攀岩者Yuji Hirayama平山裕示(油雞.黑拉雅瑪),同時也是他的頭號敵人,在我人生中大部份重要的時光,都是與他一起分享的。我跟他住在同一個公寓,一起爬岩、沒有別的事可作只有日夜訓練。從我開始比賽就在一起了。如果現在有人問我對Yuji的看法,我想我不喜歡他,不過我寧可說我愛他,因為他對比賽的態度非常好。 Legrand如是說。

  在比賽中, Legrand知道有關自己的謠傳,在人群中他會做一些滑稽的動作來擺脫對手的注意,1993年世界杯在法國的Toulon舉行,他在角落獨自起舞,面對牆壁拍手,他似乎不在乎其它對手的注視。在比賽的格離區中,緊張的等待常常會影響到選手的心理,他們會做一些愈來愈難的抱石動作。人們會注視我的一舉一動,與我比較,做一些他們認為他們做得到而我卻做不到的動作,我才不會浪費時間去做那些動作,Legrand淡淡的說:在攀岩比賽的熱身壁上爬得好並不代表什麼,這些喜歡在我面前露一手的人,通常在比賽的時候在很低的地方就墜落了。

  既使在世界杯或國家的比賽,Legrand還是保持很放鬆的看法,我參加比賽並不是想贏,而是我喜歡群眾、我比賽是因為我喜歡表演,我會利用每次的機會把我最好的表現出來。我已經參加了很多比賽了,但是我不會因為得了名次而感到高興,因為我爬得並不是很好。有時我的成績不是很好,但是我仍會感到高興,因為我感覺我爬的很好。

  Legrand喜歡群眾,從許多方面可以看得出來,在澳大利亞的世界錦標賽中,決賽路線他用連續四個動作爬上天花板,令觀眾當場看傻眼。他後來表示;其實他們都有能力做些動作,但是他並不會牽強的擠出一些笑容。在比賽場外,Legrand從來不會羞怯於面對他的迷哥迷姐們。不論是擺pose拍照,或是用超大螢光筆來簽名。在八月份的戶外商展中,Legrand就像是一隻蝴蝶一樣,穿梭在攤位與攤位間,更展現出令人可親的一面。

  當我們問到他對自己攀岩風格的定義,他想了一會兒;他說:我總是試著將我的身體往下一個動作的方向移動,我很快地將身體提昇,通常都提昇到很高,高到超出所需的高度,然後我的手臂慢慢地移向下一個點,除非是動態的動作,然後身體的動作與手的動作合而為一。當我攀登之前我總是試著問自己,我應該作什麼動作,然後再爬。我並不靠感覺來攀岩,他補充;我攀岩是靠思考,且下明確的決定我該怎麼爬,當我在 路線上遇到了狀況,通常就是我判斷錯誤。速度並不比步調與節奏來的重要,有時你必須爬的非常快來通過一段地形,有時候你需要爬的很慢,來恢復體力或準備應付下一個難關。經常爬的很慢的人,當他遇到難關就會墜落了,爬的很快的人常常忘了休息或是導致犯了一連串的錯誤而無法補救。

  不難想像,從他的記錄上來看,在世界上;他已經沒有什麼需要征服的了,這是不是想要收山了?如果是的話,那下一步怎麼走?我喜歡表演,他說;比賽並不會令我緊張,如果我不想比賽,我就不比,我不會讓贊助商來對我施壓。我做這些事是因為我現在能做並樂在其中,我現在有多方面的接觸,這些都有可能性,所以誰能斷言我未來四年內一定怎樣走。收山是遲早的事,我並不擔心。

  很多攀岩高手都像是上了癮般地沈迷其中,輕視了他們的熱情,而變成攀岩的奴隸。Legrand也是如此,無論如何;這股力量來自人類努力求精進的喜悅。
Christain Griffith
__________________
台灣攀岩資料庫
kevi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發表文章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開啟 vB 代碼
開啟 HTML 程式碼
論壇跳轉


所有時間均為中原標準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01:16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6.8
版權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
Copyright©2000-2010 台灣攀岩資料庫 www.Climbing.org
本網站由 Why3s 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