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單個文章
舊 2009-06-24, 23:03   #13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二十五日

彷彿剛睡了幾小時,就給領隊叫醒了。從領隊的臉色看來,今天是個決定性的日子。

他說:現在大家狀況都很好,我們這個隊運動速度比一般遠征隊要快,所以,我決定先選幾個人組成第一個攻擊組,今天就登頂!

照片:



領隊親手替我們熬好燕麥粥作早餐,然後他宣佈了十五個隊員的名字,我是其中之一。他準備從十五人中選出體能較好的人作第一攻擊組,其他的人則先休息,隔天廿六日再登頂。

如何選拔? 領隊採取的方式是體能測驗 - 兩百公尺賽跑。以營地為中心,繞著跑兩圈的距離就約略等於兩百公尺。尋常人到達這個高度,坐在那兒呼吸都有困難,不要說跑了。因此,十五人中有幾人剛開始跑了幾步就喘不過氣來,只好退出。跑完兩圈的只有我和其他五人。隊裏唯一的女隊員薛瓏跑了一圈半才退出。因此,領隊決定加上薛瓏,由七個人組成這個攻擊組。

他怕我們七人受高度影響,反應上有問題,便把我們帶到營地後方的一個小陡坡,要我們做各種滑落制動的動作。七人分開來一起走上坡,領隊大叫墜落,看我們制動的反應,有時要我們倒栽滑落,看你制動的反應及技術。這樣反覆練習,直練到領隊滿意為止。這時,我們七人都已筋疲力盡了。

接著,我們開始準備登頂。每個人除了緊急用具外,只帶兩包糧食和兩罐水,再就是七人共有的燃料和睡袋等宿營裝備。

十時卅分,我們七人出發。其他隊員跟我們一一擁抱,握手,在他們的祝福下,走出AC營地。出發後,先下一段小坡,接著便是攀登那塊大冰地。快到達丹那利道回望營地,隊友們仍聚在營也邊緣看著我們。在Denali Pass休息了十五分鐘,喝了點水,吃了點糖,又繼續上路。

接下去的路,高度增加許多,是一連串的陡坡。到達一萬八千呎時,我的心比較定下來。有人這時十指已凍得麻木了。在我後面的薛瓏腳步愈來愈慢,但她仍勇敢,倔強地努力跟上。有人開始嘔吐,我們隨身帶了防嘔吐的藥,便讓他和水服下,等他呼吸緩和後再繼續向上爬。

直到一萬九千呎處,我雖開始頭疼,隨著高度增加,頭疼也就越來越厲害。但我的呼吸規律,心跳強而有力,加上一心念著登頂,雙腳像機械似的向前邁進。

快到山頂時,我激動地哭了。在心裡,我己知道我一定會登頂的。我默默地告訴媽,有一天我會讓妳以我為榮。雖然不是在學業上,但會在其他方面。今天我登上McKinley雖不算是成功,但至少爸媽多少會以此為榮。不管何種方式,我此生的目標,就是要您倆以我這個兒子為榮。

終於,越過一個陡峭的坡地後,主峰赫然在我們面前。

19:40,我們整個繩索隊登臨主峰時,已是晚間七時四十分。這時溫度很低,約華氏零下十六度。我手上抓著紮有國旗及野外雜誌社旗的冰斧,跟羅斯隊長和薛瓏小姐合照了幾張照片。在這高峰上,我祈求我信仰的神,祝福我的雙親及家人個個健康愉快! 在頂上停留15分鐘,大家輪流照相完後,便結隊下山。這時內心的輕鬆感如釋重擔,畢竟我完成了一件夢想己久的大事。將台灣的登山運動邁入六千公尺級的大山。

下山時心裡想著南美最高峰 – Aconcagua …

午夜零時回到AC。下到Denali Pass時,看到領隊站在Pass 的中間等著我們。他手中拿著兩瓶參有一點酒的菓汁。看到我們興奮的擁抱每一個人。喝下果汁,精神體力恢復許多。走回營地,隊友們也都在等待,又是握手擁抱一番。

照片: Mt. McKinley Summit (20,310ft)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6.jpg
檢視次數:	1435
檔案大小:	187.0 KB
ID:	1064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47.jpg
檢視次數:	1286
檔案大小:	277.4 KB
ID:	1065  

此文章於 2009-07-29 03:13 被 林友民 編輯. 原因: attach picture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