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單個文章
舊 2009-06-24, 23:08   #18
林友民
版主
 
註冊日期: 2009-01
住址: 宜蘭冬山
文章: 406
林友民 是普普通通的會員
六月三十日 - 雪崩

睡到半夜,忽然全身被拋起,幾個翻滾,停下後全身有壓迫感,當笫一口氣沒吸到空氣,心裡一驚,明白己被埋了。這時可感覺心臟一縮,血液奔向四肢。很清晰的聽到自己強而急促的心跳聲。此時腦子裡幾百張清晰的影像掠過,盡是父母聽到壞消息的悲哀表情,另一方面一直告訴自己不要亂動。當被雪崩埋時,人失去了方向感,不知何方是向上,類似深水潛水一樣,但潛水者可看氣泡來判知上方。被埋者可用口水來判斷,但當時心裡己亂,並未如此做。因事發前正在睡覺,眼睛是閉的,後來眼睛打開,看到左眼角有一絲光,趕緊把頭向左扭。頭出來了,好高興。當吸入第一口氣時,我可嘗到空氣是甜的。我很快爬出埋在雪裡的睡袋。此時不但風雪大,氣溫更是低。內心擔憂著沒被埋死也可能失溫而死。馬上開始挖找自己的夾克,同時大聲報自己名字。很快找到羽毛夾克穿上。忽然少了Tom,沒聽到他的聲音。我們三人不約而同的用雙手在雪地上亳無頭緒的亂挖,在極低溫下兩手很快就凍硬,趕緊把手放在腋下取暖,手就像幾千枝針在戳。如此交互著,不久就挖到了Tom,他己嚇呆了。很快地檢查了他的口鼻,沒有任何阻塞且可自行呼吸,於是撿了幾支標竿做記號,就把他留在雪裡。

原來在約淩晨二點半,West Buttress在Fixed Rope附近大雪崩,摧毀了營地的所有營帳,有人大聲呼叫HELP!。

處理好Tom 後,立即找自己衣物禦寒保暖。我只找到一隻登山靴,另一隻腳只好暫時穿著鵝絨毛鞋。暫時將個人裝備拋開一邊,先開始挖雪洞棲身求生。此時風雪交加。一部份人找被理在雪裡的炊具,食物及無線電,一部份人輪流挖築雪洞。因工具都己不見,只能將雪鞋當鏟子用。此時共同合作,彼此幫助,求生存的隊伍還有紐約隊及新墨西哥隊。新墨西哥隊失掉大部份的裝備,大約只剩下睡袋及身上穿的衣服,其他如背包等全丟掉。我們隊所攜帶對外連繫的無線電也掉了。還好紐約隊有二人帶著對講機及無線電台在17,000呎營地。於早上八時終於與在17,000呎的兩位紐約隊員連絡上,開始對外呼叫救援。但風雪太大,救援飛機無法飛入山區,只好等天氣好轉。此時知道外界己經知道我們的處境,大家心裡寬慰許多。

中午二十多人擁擠在雪洞裡,做短暫的休息,午餐每人只有一口cheese。全身溼泠。於二點天氣稍微好轉,雪量小,能見度己相當好,但仍是強風。單單West Buttress就又有三次大雪崩,其氣勢澎湃實在攝人驚魂。為了安全起見,為了多一分生存的機會,決定在另一地點挖築另一雪洞。此時己找到兩支鏟子,工作較容易多了。

午餐後開始尋找整理自己裝備。我花了好大工夫才挖尋到另一隻登山靴,我的一隻雪鞋尾端也被雪崩折斷,於是將尾端摺起,用細鐵絲綁好。勉強還可使用。要不然在深及臀部的深雪加上背包重量,如沒雪鞋實在難以想像。

下午四點決定全隊離營下山。沿途全身疲憊,因己有一天多沒休息,沒食物,沒飲水。加上背包的揹帶被沈重的背包拉成一細帶,鉗入我肩膀,疼痛萬分。不時要用手中結隊的繩環夾於揹帶與肩之間以減輕痛苦。

約淩晨二點半,扺C2附近bivouac,就地休息睡覺。於三點半遇三個日本Osaka Gakuryo Alpine Club的登山隊上山路過。聊了一下,我送他們一份二萬五千分之一的Mt. McKinley等高圖及Space Emergency Blanket,並互換地址。

照片: 雪崩後雜亂的現場

上傳的縮圖
點一下圖片以檢視大圖

名稱:	50.jpg
檢視次數:	1410
檔案大小:	277.8 KB
ID:	1069  
林友民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